我们结婚吧之果然与杨桃(二)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隔壁的李丽看见刘老板和雷老板走了,坐起来,抓过裤子刚要穿,范皮特又进来了,一脸的奸笑说:"李小姐,满足了吗?"李丽笑着说:"咋的你还有在干的意思?"
  "嘿嘿!"
  "嘿嘿个屁!想干就上来!"
  范皮特脱去裤子又跳上了床,躺下去说:"李小姐,帮帮我吧!"李丽屈跪在范皮特胯部的上方,用她温热而湿滑的臀部上下的抚慰范皮特的鸡巴。出乎范皮特意料之外的,当李丽感到从鸡巴所发出来的热度更强时,她移开了她的美臀,把脸靠在范皮特的鸡巴上。
  当范皮特发觉她的细舌舔触到他的阴茎时,不禁的发出了喘息声。李丽很仔细的把范皮特的龟头吞进她小小的嘴里。
  一连串的快感使范皮特发出了愉悦的声音。
  李丽把她的阴部压在范皮特的脸上,使范皮特的呼吸为之困难,然而范皮特毫不在乎。品尝着她可口的阴户,使得范皮特有如在天堂,相信这是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刻了。
  李丽显然知道要如何来吸舔男人的性器。真的!偶尔李丽还会把范皮特的大鸡巴整根吞下,受到压迫的小嘴形成更有感觉的小穴。范皮特很想看看她那性感的小嘴含着自己大号鸡巴的姿态。
  范皮特尽全力将舌头深入她的花穴,她的蜜汁是那么的甜美。范皮特一直品尝着她可爱的小穴,喝吮着她蜜穴里所流出来的汁液,那是混合了淫水及战友的精液的液体。
  范皮特再也不能承受这样的兴奋了,范皮特的阴茎在也无法忍受法她的嘴所带来的刺激,范皮特的呼吸变得急喘了。
  范皮特伸出双手扶着她的腰,形成一个较好的狗交的姿势。而李丽也挺起她圆滑白褶的屁股作为回应。范皮特感到有一只手抓着他的阴茎,导向玉户,那是李丽的手。
  当范皮特觉得龟头已经到了她阴户的穴口时,范皮特稍稍的向后弯了弯身子,就轻轻的向前推进。李丽的阴道非常的紧,非常非常的紧,幸好刚才长时间的前戏高潮已经使得李丽的阴道充满淫液,得以让范皮特的鸡巴进入。一点一点的,范皮特慢慢的进入她的体内。
  "啊……好涨……连长……我……好痒……好舒服。"李丽娇哼不停。
  "啊……插……吧……兵哥哥……你这样子……从后面干我……会使我更觉得你……真的好大……好大……喔……真的是……爱死你的这根……大……宝贝了……啊……啊…宝贝……用力……用力干我……啊……嗯……""喔……肏我……使劲肏我……"
  范皮特不再浪费时间,开始插干她的嫩穴了。重而慢的深入使的范皮特和李丽都不自禁的发出呻吟。
  当李丽高潮来临时,就好像是大爆炸一般。她的整个身体不停的摇摆,阴道里更是强烈的收缩。
  范皮特的龟头被李丽的淫水再次的一冲激,顿时感到一阵舒畅,龟头一痒一麻,背脊一酸,一股浓热滚熨的阳精飞射而出。
  好久好久,李丽才平静下来。
  范皮特抽出了阴茎,拉起了她。在一个深深的热吻时紧紧的抱着。
  他们的舌头探刺了彼此口中的每一部份,而他们的手则不断的在彼此的身上探索着,犹如瞎子摸象般的寻找彼此身上的每一个点。慢慢的,范皮特的手指深入了她那深邃的隧道。
  在李丽急促的喘息中,李丽拉着范皮特躺下去。范皮特压在李丽的身上,就好像是既定般的开始再一次的进入她最美的阴户。
  范皮特的鸡巴在她的花房周边不停来来回回的摩擦,禁忌的刺激使俩人更大声的叫喊出彼此的感觉。
  李丽的阴道在呼唤着范皮特的进入,范皮特一点点的往更深的隧道前进。而在一会之后,范皮特再度感到阴户紧包着鸡巴的舒爽。
  "进来吧!……用力的肏我……"
  李丽用双脚夹住了范皮特。
  范皮特稍稍的退出的一点,把膝盖伸入李丽两腿的中间。范皮特巨大的鸡巴嵌入在李丽的阴户。
  这样的情景真是淫靡啊!
  "宝贝……你的大宝贝……插得我……要上天了……亲哥哥……再快……快……我要……了……"李丽被范皮特的大宝贝抽插得媚眼欲醉,粉脸嫣红,她已经是欲仙欲死,小穴里淫水直往外冒,花心乱颤,口里还在频频呼叫:"我的哥啊……我被你插上天了……可爱的宝贝……我痛快得要疯了……亲哥哥……肏死我吧……我乐死了……""不要停……用力……我快要泄了……天啊……我的宝宝……这几下……我美得如登仙境……我……好痛快……好舒服……心肝……要命的亲哥哥……我…我已快乐至极……插得真够劲……我…的亲哥哥……你比刚才厉害这么多啊……我的骨头……都要酥散了……亲儿……快……再快……再用力……我……要……出来……来了……给……我啊……"李丽真的泄了!范皮特的鸡巴在她的阴道好像活了起来一样。包围在鸡巴外的肌肉不停的收缩颤抖着,甜美的爱之液一波又一波的冲向的龟头。范皮特挺了挺身,将鸡巴向外退出,只留下龟头的前缘还留在阴道里。


  当李丽由高潮中回过神来之后,意犹未尽的挺起她的美臀,示意范皮特更深入。强烈期待的心情,让范皮特毫不犹豫的再度挺进。
  缓缓的深入,龟头的尖端又再一次的触到她的子宫了。
  正当范皮特想点火触发时,李丽已先一步采取的行动了。不得不的发出了低沈的吼叫,喔,天啊!李丽的阴道是那么的湿热温滑。
  "干我!"
  李丽叫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