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少年猎艳录152章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夫人,门外驸马求见。」在亲王府之中,此时姑姑李芷欣正在自己的房间之中,双手托着粉腮,望着外面的风景出神,下人的叫唤让她娇躯一抖,马上回过神来。
  「嗯,知道了。」
  姑姑李芷欣微微点头,道:「你将他带到内殿去吧!我等一下就来。」挥退了下人,李芷欣的脸上却出现了短暂的惨白,自己刚刚还想着的那个男人,现在他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了。
  当初虽然她是为了救丈夫,但最后却还是背叛了丈夫,背叛了女儿,现在的她真的陷入了矛盾之中了,自己这样做到底对还是不对?身为人妻人母,三从四德她却无法做到,与侄儿牢房时的激情更是让她感到了深深的罪恶感。
  不过,每当她想起自己在昊天的身下婉转承欢,还有昊天对自己的那种种柔情,她总会情不自禁地想到自己跟他结合在一起的刺激快感。
  内殿之上,昊天正站着望向了来人,姑姑李芷欣穿着一身飘逸的居家悠闲装,显得尤其畅然写意,一双雪白的玉腿交叠而行,款步姗姗,纤细的腰肢下接翘挺的玉臀,一挪一扭的,胸前那双撑起了两个帐篷的酥胸鼓鼓的,有沉甸甸的,轻轻起伏着,甚是诱人,而她那娇容之上五官细腻精致,浑身更是举手投足之间自然焕发着一种成熟少妇的独有风韵。
  「姑姑,几天没见,想死我了!」
  昊天大步流星地走向了迎面而来的美少妇,双手更是很自然的牵起了她的玉手,被男人如此亲密地抓住自己的手,李芷欣条件反射般想要抽回来,却怎么也敌不过昊天大手的掌控。
  「你、你别这样啊!」
  姑姑李芷欣娇颜泛红,隐生春情,娇媚的美眸不由自主地瞪着昊天,娇嗔道:「还不放手,会被下人看到的。」此时的她原本心中的阴霾一下子变得浅淡起来,一颗芳心骤跳的她心中感到了一股莫名紧张与羞怯。
  可是一想起自己的丈夫还有女儿,那种前所未有的负罪感与恐慌感便不断地袭击着她,理性与感性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斗,而就在这时,原本还打算到自己母亲房间里的王嫣儿却忽然发现母亲不在房间。
  「奇怪,娘她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呢!」
  王嫣儿心中嘀咕道,因为自她从爷爷家回来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而问下人,下人因为姑姑李芷欣先前已经叫他们不要说出实情,因此这些下人也回答不知道,最后王嫣儿决定去问自己的母亲,不过此时母亲却不在房间。
  「难道去了什么地方?」王嫣儿一路走来,问起了一个丫鬟,得知母亲到了内殿,正在接见那个自己从小就失散的表弟,王嫣儿也有些好奇这个表弟,于是向着内殿走去。
  而在内殿之中,昊天将姑姑李芷欣的一双玉手抓在自己的手心之中,目光深瑞却柔情的看着眼前的这一个美少妇。
  「你……你……」
  姑姑李芷欣忽然感到了一阵紧张,那娇俏的玉颊泛起了丝丝晕红,桃腮之上顿时绯色撩人,那双充满着灵动清澈的凤眸此时暗含媚态,异彩闪耀,内里荡漾着的似是欲火,似是紧张,似是恐慌,似是兴奋,略显羞涩地月容艳霞满布,红晕不断,仿佛一个成熟芳香的苹果,却又宛如醉酒仙子一般娇艳迷人。
  「想我了吗?」
  昊天一手顺着她的肩膀而下,搂住了姑姑李芷欣的腰肢,将她的身体拉向了自己的怀中。
  「嗯……」
  姑姑李芷欣浑身一抖,但是却不舍得离开自己日思夜想的怀抱,就这样任由他抱着自己,只是在这一刻,那种沉重的压迫感再次侵袭而来,背叛丈夫,背叛了所有伦理道德的她感到了深深地压力。
  昊天看着就在自己面前姑姑李芷欣的娇容,他笑着往她的俏脸之上吹了一口热气,顿时逗得李芷欣「嘤咛」一声,俏脸酡红地别过头去,她的一举一动是那样的诱惑动人。
  「怎么忽然害羞了呢!」
  昊天伸出舌头在她的耳珠之上轻轻地舔了一下,姑姑李芷欣娇躯轻轻颤抖,朱唇轻启,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让男人兴奋不已的娇啼春吟:「嗯……别这样啦!」昊天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放开了姑姑李芷欣的玉掌而攀上了她的香肩之上,他大口一张,含住了那嫣红的耳垂,舌头频频舔动,牙齿轻轻撕咬着。
  姑姑李芷欣微微摆动螓首,春情萌发,媚眼如丝的望着昊天,她的一双玉手推拒着昊天的胸膛,媚眼含春看着他,娇靥羞红,娇声道:「不要在、在这里……我……我好怕被人发现了。」被昊天这样亲密的搂抱着,姑姑李芷欣只感到浑身恍若千万只蚂蚁在自己的身体上噬咬爬行,让她感到了浑身酥酥麻麻的,欲火逐渐飙升的感觉让她惊慌又羞涩,一种红杏出墙的强烈刺激瞬间便袭遍了她的全身,一片片娇羞的红霞不断攀上她的粉颊桃腮,娇艳如火,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


  昊天一手搂住了她的香肩,一手十分轻佻地抬起了她尖尖的下巴,嘴唇慢慢地覆盖过去,姑姑李芷欣看着越来越近的男人,那张俊脸在自己的瞳孔之中不断地放大,浑身无力的她不能反抗,却也不想反抗,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等待着这个男人那霸道的吻。
  当昊天吻上了姑姑李芷欣的樱唇之时,她紧张羞涩得嘴唇抿合,银牙紧咬,一双玉手紧紧地抓住了昊天的衣襟,也不反抗,最后还是轻轻张开了自己的银牙,让他的舌头进入自己的檀口之中,而昊天的魔爪更是不安分地攀上了她胸前的那双峰峦之上。
  酥胸之上传来阵阵前所未有的酥麻感,使得姑姑李芷欣娇艳的脸庞上飞上了羞赫晕红的色泽,芳心频频急跳,娇躯仿佛触电了一般,猛然一僵,却是双腿之间被男人那巨大坚硬的图腾重重地顶在自己的小腹之上。
  强烈的快感让她情不自禁地发出「嘤咛」一声,剪水双瞳紧紧地盯着侄子昊天的那双深邃噬魂的眼眸,恍如漆黑夜空之中点点繁星的瞳孔之中闪耀着一层迷离的光泽。
  这一对男女就这样相互拥抱着,亲吻着对方,回应着对方,直到了他们都感觉到嘴唇有点酥麻之时才慢慢地离开对方的嘴唇。
  昊天抱着姑姑李芷欣的腰肢,微微笑道:「一路赶过来,累死我了。」说完他拉着美少妇的玉手双双坐到了那一张椅子之上。
  「真的很累吗?」
  姑姑李芷欣却是站了起来,走到了昊天的面前微微一笑,脸上尽是一种幸福而甜蜜的笑容,看来这些天她已经完全想通了。
  「嗯,但是现在看到你就不累了!」昊天笑到。
  姑姑李芷欣莞尔,没有再说话,而是挽起了自己的裙摆,那高挑曼妙的成熟身体在昊天的面前慢慢地蹲了下来,小手用心的揉着他的小腿,就像是一个小娇妻一般。
  「这样,好一点了么?」姑姑李芷欣温柔的话语顿时化作了一种浓烈的柔情,让昊天现在恨不得将这么一个美少妇拥进自己的怀里好好疼惜一番。
  昊天的一双手现实放在了在自己面前半蹲着的美少妇肩膀之上,然后慢慢的顺着她那丰腴的手臂往下移动,他的动作很轻柔,眼神之中更是充满着浓浓的情意。
  姑姑李芷欣感觉到了,此时她的脸更是红扑扑,但是并没有阻止昊天的双手,那羞红的脸庞更像是鼓励情郎的动作一般,让昊天的那双魔爪一下子攀上了她胸前的酥胸之上。
  灼热的手掌握住了那跌宕起伏的峰峦,一阵异样的刺激使得姑姑李芷欣浑身一抖,她娇呼一声,连忙按住了昊天的手,此时他们两个的距离很近,上身已经挨上了,姑姑李芷欣抱住了昊天,阵阵少妇幽香使得昊天双手抱住了她,将她一下子抱上了自己的大腿之上。
  「啊……」
  姑姑李芷欣惊呼一声,双手抓住了昊天的衣襟稳定着自己的身体,两人就这样抱着,彼此感受着对方的心跳。
  内殿之中,这一对男女就这样面对面的看着对方,姑姑李芷欣的手依然的抱着自己的情郎,昊天注视着她,她也注视着昊天。
  谁也没有首先说话,但是他们却都清晰地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那种柔情,真是应了那一句:此时无声胜有声。
  昊天对着姑姑李芷欣的嘴唇,头缓缓的低下,最后这一对男女四唇相接。
  昊天怀中的美少妇禁不住发出「嘤」的一声,被情郎如此亲吻着,她感觉好象触电一般,酥酥麻麻的,浑身酸痒,而且喉咙里好象有什么东西在撕咬她一般,让她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声低鸣。
  这两人就这样以十分暧昧的姿势相互拥抱着,姑姑李芷欣坐在了昊天的大腿之上,凤眼微闭,但是,远处内殿的门口此时却鬼鬼祟祟地进来了一个身材婀娜的少女,她长得跟昊天怀中的美少妇很像,要不是认识她的人还真的会以为她们是两姐妹呢!
  殊不知,这是一对让男人为之疯狂的母女花!
  此时的王嫣儿一颗芳心几乎都要跳了出来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进来竟然看到这幅情景,母亲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亲吻着,没有想到,母亲竟然偷人,她背叛了自己的爹爹,而且这个男人看样子应该是自己那个从未见到过的表弟,但是,王嫣儿却似出奇的没有愤怒,反而是心中多了一丝安心。
  母亲跟父亲之间虽然看起来亲密,但是身为他们女儿的王嫣儿却是知道,那只是表面上而已,实际上,父母已经没有同房好几年了,母亲守着活寡的生活让身为女儿的王嫣儿也跟着苦涩起来。


  昊天含住了姑姑李芷欣柔软的嘴唇,舌尖探门而入,腾出一只手来攀上了被自己紧紧搂抱着的美少妇胸前的高耸雪峰之上,姑姑李芷欣的喉咙情不自禁地惊呼一声,内里窄小温热的檀口之中更是被昊天的舌头挑逗着,阵阵的快感让她浑身轻飘飘的,就好像飞上了天空之上的云雾之端一样。
  这两人亲吻得火热,但是远处的王嫣儿却是看得心惊胆战,要是父亲突然回来撞见了母亲红杏出墙会气成怎么样呢?她却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永远回不来了。
  但是,对于女儿的心思,姑姑李芷欣却是浑然不知,此时昊天亲吻爱抚的动作将她心底深藏的欲火慢慢地引发出来,胸前被侵袭的酥胸在昊天的手中颤抖着,摇晃着。
  姑姑李芷欣一双修长的藕臂主动缠上了昊天的脖子,将他搂得紧紧的,让自己火热成熟的胴体重重地压在了他的身体之上。
  「他们有完没完啊!」
  王嫣儿看得芳心急颤,看着母亲被自己的父亲之外的男人如此搂抱亲吻,这样的情景让她这个当女儿的羞得一脸火红。
  「难道……接吻的感觉真的……那么美妙么?」看着远处两人忘情的热吻着,从来没有被男人如此触碰过的怀春少女心底之中顿时泛起了阵阵涟漪。
  昊天的双手环住了姑姑李芷欣的柳腰,然后又慢慢沿着那曼妙婀娜的身段曲线向下抚摩着,最后来到了她的那双修长的美腿之上。
  姑姑李芷欣黛眉轻闭而抖,凝脂般的娇靥飞霞不断,粉腮如桃,俏脸却艳若桃李,琼瑶小鼻轻轻抖动,鼻翼微扇,灼热的鼻息喷在昊天的身上,她那柔软香甜的小舌主动跟昊天纵情交缠,相互追逐着,完全忘了身在何方。
  热吻结束,这一对男女同时凝视着对方,他们都在喘息着,吐着阵阵热气,他们相视一笑,昊天又一次向着美少妇的嘴唇靠近。
  这个吻并没有刚才那种狂风暴雨的激放,当他们的双唇接触在一起的时候,就是那样没有动作的贴着,感受着对方柔软的唇片。
  慢慢的,昊天的舌头探了过去,姑姑李芷欣微微的张开了嘴,昊天的舌头进入了她的嘴里,轻轻的搅动,她的舌头也回应着昊天。
  昊天的手搂着姑姑李芷欣的柳腰,而姑姑李芷欣的玉手却缠在了昊天的脖子上,他们的舌头,在彼此的嘴中来回的穿梭,这一个吻持续了很久很久,他们都融化在美妙的亲吻中,直到两人都呼吸困难的时候才结束。
  经过了心灵上的交流,两人更是你侬我侬,相依相偎,姑姑李芷欣坐在了昊天的大腿之上,上身依偎在他的身上,双手抱住他的虎腰,将自己的脑袋深埋在他那广阔安全的怀抱之中。
  怀里抱着这么一个成熟美艳的尤物,昊天满腔的柔情,他一手挑起了姑姑李芷欣那玉致的下巴,深情的看着她的那双美眸,柔声问道:「记住了,你是我的女人,今天是,将来也是,永远都是,我不允许其他男人碰你一根头发,知道吗?
  不然夫君我可要好好惩罚你。」
  说着,昊天的那只魔爪在姑姑李芷欣的酥胸之上用力一捏。
  「喔……」
  姑姑李芷欣浑身抖动,芊芊素手抬了起来,挥起了小拳头轻轻敲打着昊天的胸膛,那火辣成熟的娇躯在他怀中仿佛撒娇般嗔道:「小混蛋,你最坏了,凌辱了人家竟然还说这样的话。」昊天大呼冤枉:「我什么时候侮辱了你呢?我还舍不得打你呢!」说着,他凑过头去在姑姑李芷欣的脸上亲了一下,又道:「夫君我可是会对你很温柔的呢!」闻言,姑姑李芷欣娇躯一抖,她却从昊天的温柔动作之中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情意,在这一刻,姑姑李芷欣感动得用力的抱住了昊天,柔声说:「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她的脸颊绯红一片,就好像是一个成熟了的水蜜桃一般,昊天坏坏的笑了一下,大手抚摸着她那高挺丰满的玉兔,笑道:「芷欣宝贝你是不是想要了?」「啊!」酥胸传来的酥麻感让姑姑李芷欣浑身都在颤抖着,她假装生气的说:「就属你最坏了,总是欺负人家。」昊天微微一笑,却并没有说话,而是低下头,温柔的亲吻着怀中美少妇的秀发,玉耳,还有那挺直的脖子,在昊天的亲吻下,李芷欣有些动情地低声的娇哼一句,直听得昊天异常的兴奋,那放在姑姑李芷欣腰上的手也不老实起来,逐渐的摸到了她那微微隆起的玉臀之上轻轻揉捏起来。
  「大坏蛋,给人家老实一点啦!」
  姑姑李芷欣羞涩的看了昊天一眼,但只是嘴上说着,却并没有反对他的意思,浓浓的柔情在这一刻被无限的放大,这一对相拥着的男女都逐渐陷入了彼此的爱意之中,甚至连躲在暗处偷看着他们的少女都没有发现。


  昊天抬着头,看着漆黑的夜空中闪烁的寒星万点,眼神中充满迷雾,他用一种自言自语的神态对姑姑李芷欣说道:「每个人所走的路不同,但是,每一个人其实也就是作了那么一件事而已,那就是都用自己的一声去追寻属于自己的幸福。」说话之间,昊天凝视着姑姑李芷欣的桃花杏眸,温柔地说道:「不要再去理会其他事情了,那些让你感到烦心的事情,都交给我好么?我是你的——」只是,昊天的话还没有说完,怀中的美少妇却伸出了玉掌,芊芊素指抵在了他的嘴唇直上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而她则是红着脸说道:「你是我的男人,是我唯一的男人。」说出这话的时候,姑姑李芷欣的脸上更是泛起了阵阵让男人着迷的晕红。
  「真的想好了?」
  昊天怀里抱着这么一个美少妇,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耳鬓,柔声道:「以后……你可别后悔哦!既然决定要跟我了,那么你就要永远当我的女人,知道么?」姑姑李芷欣看着情郎的眼睛,她的眼神中充满无限柔情的说:「有时真的感觉自己好傻,从来都没有认真的去想过什么是幸福,感觉自己的生活就是幸福的。」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体会宁静中的感动,才是真正的幸福,我想……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闻着空气之中夹杂着阵阵成熟少妇的幽幽体香,昊天浑身舒爽不已,心中更是食指大动,怀中美少妇的那双眼眸此时荡漾着无限的柔情,昊天双手捧住了姑姑李芷欣的玉颊,深情的对她说:「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是我的女人,我会好好对待你的,绝不会让其他人伤害你。」听昊天说完,姑姑李芷欣嘤咛一声便扑到他的怀里,都说少女情怀总是诗,这一点也不错,原本在梦中见到听到不下于数十次的情话,远处的王嫣儿却是娇躯一抖,曾几何时,她也幻想过自己能够有朝一日遇上了自己心仪的男人,然后依偎在他的怀中,听着他对自己说着的情话。
  这是多少怀春少女的一个梦,而此时,看着那个那男人怀抱里的母亲,王嫣儿忽然生出了一个十分怪异的感觉:要是在他怀里的,是自己那该有多好啊!只是,现在享受着那个男人怀抱的,是自己的母亲,听着他诉说着情话的,也是自己的母亲。
  天啊!自己应该怎么办?为母亲跟这个男人之间的奸情保守秘密,让自己的父亲带上一顶绿帽子?还是大义灭亲,将自己母亲红杏出墙的事情告诉自己的父亲?
  真的很矛盾!
  王嫣儿的心在这一刻变得挣扎彷徨起来,她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站在理智上,她应该马上揭发母亲不守妇道的行为,但是站在情感上,她却再也不希望见到自己的母亲锁在房间独自流泪的情景了。
  此时,昊天轻抚着姑姑李芷欣那柔滑的秀发,看着她那因为感动而布满泪痕的脸颊,「怎么忽然哭了呢?」他的手指在美少妇的脸颊上轻轻滑过,将她的泪水抹去,姑姑李芷欣沉默着,感受着昊天的轻柔动作,看着他脸上每一个表情的变化,她却并没有说话。
  昊天用力的握住了姑姑李芷欣的手,柔声道:「想些什么呢?」姑姑李芷欣那双美眸满是深情地搂抱着自己的情郎,她深深的呼吸了一下,说道:「你这个小冤家,真是人家的克星,遇到你后,我……我的心就不受控制了,你真是一个混蛋,就知道祸害女人。」昊天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故作低沉的说道:「那你告诉我,你到底爱不爱我?」姑姑李芷欣浑身一抖,娇俏的脸颊突然红晕起来,一双拳头捶打着情郎的胸膛,佯怒道:「如果不是因为爱你,我会让你这样抱着我吗?如果不是爱你,我会这样依偎在你的怀里吗?你这个混蛋,大混蛋,呜呜……你竟然怀疑我!」昊天见此下了一跳,双臂马上将有点激动地姑姑李芷欣抱在怀里,在她那娇艳的的樱唇之上亲了一下,充满歉意跟柔情地说道:「宝贝别哭,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说这样的话的,你……你打我吧!」说着,他便抓起了李芷欣的玉掌拍打在自己的脸上。
  「大混蛋!」姑姑李芷欣将自己的手掌抽回,可是却不经意在昊天的脸上甩了一巴掌,「啪」的一声闷响,昊天的脸上顿时多出了两个手掌印。
  对于这种状况,姑姑李芷欣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她确实主动地伸出双手抱住了昊天的脖子,那双恍若天空之上的星辰般闪耀的美眸凝视着他,最后慢慢地把头靠在了昊天的胸前,一副柔弱的样子,「坏蛋……恨死你了!」见此,昊天坏坏一笑,伸手在姑姑李芷欣的那双高高耸立着的雪乳之上捏了一下,手掌将之覆盖住,让那充满着弹性的玉兔在自己的手掌变换着形状道: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要死啦你!」
  姑姑李芷欣浑身一颤,酥胸之上传来了阵阵酥麻感,她情不自禁地伸手对着昊天象征性的打一下,嘟着娇艳的嘴唇,嗔道:「快点放手,谁让你胡来了啊!」说话之间她的脸颊泛起了阵阵诱人的红潮,就好像喝醉了酒的人间仙子一般。
  看着昊天脸上的那一个鲜红的手掌印,姑姑李芷欣只觉得一阵歉意,那芊芊玉手柔若无骨,轻轻地在昊天的脸上抚摸着,洋葱白玉般的手指在他那刀砍斧削的俊脸上轻轻爱抚着,就好像是抚摸着一件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似的。
  昊天双手搂住了怀中美少妇那一手盈握的柳腰,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享受着姑姑李芷欣的小手在自己脸上的轻柔,淡淡的发香混着少妇体香钻进了他的鼻子之中,而原本就已经开始抬头的神龙此时更是呈现出一柱擎天的威武姿态。
  「活该!」
  姑姑李芷欣先是风情万种地瞪了昊天一眼,但是随即却又温柔的问道:「还痛吗?」俗话说的好,打在你身,痛在我心,那一个清晰的手掌印让姑姑李芷欣看得一阵心痛。
  昊天虽然并不觉得有什么痛楚,神功护体的他要不是刚才即使控制着自己的内力,说不定还会将姑姑李芷欣震出去呢!不过他此时却装做委屈的样子,弱弱地说道:「好痛,你真是狠心,打得我疼死了。」姑姑李芷欣顿时翻了一记白眼,虽然明知道昊天在撒谎,但是她依然仰起头在昊天的俊脸上亲了一下说道:「现在呢?还疼么?」昊天只觉得自己的脸上残留着淡淡的唇温,那柔软的嘴唇让他陶醉起来,「嗯,现在好了一点,不过还是有点疼,你看,我的脸上还有这个手掌印吧?」「那你还想要怎么办!」李芷欣知道了情郎想要对自己使坏,她双手顿时紧了紧,将他的脖子抱紧,整一个成熟曼妙的娇躯依偎在他的怀中,那朱唇撅起来娇嗔道:「别想着占人家的便宜,哼,这次没有让你那么容易得手的了。」也不知道李芷欣是在拒绝昊天还是提醒昊天,但见她那婀娜高挑的身体在昊天的怀中扭动着,那双丰满傲挺的玉乳顿时挤压着他的胸膛。
  「嘿嘿,我想要怎么办?宝贝你好不知道么?」昊天一脸坏笑,他一手搂抱着李芷欣的小蛮腰,另一只手则是在她那修长的玉腿之上轻轻抚摸着,在她那高跷的玉臀上一阵揉搓,最后又沿着她的腰肢一路而上,五只手指已经接近了那双饱满的酥胸边缘了。
  「别、别动啦!」
  感觉到自己的酥胸即将失守,李芷欣马上放开了昊天的脖子,双手抵在了她的胸膛之前示图将他推开,只是可惜昊天却是比他还要快上一步,但见他那手掌五指一张,形成了一个仿佛蟒蛇般的血盆大口,将怀中美少妇那鼓胀的酥乳一下子握了个结实。
  「喔……」
  突然感到胸前一紧,李芷欣的脸上变得更加迷人了,醉酒般的红晕恍若天边灿烂绚丽的火烧云似的美艳动人。
  「宝贝,来,亲一个!」
  昊天的脸凑到李芷欣的嘴边,脸上的邪笑让她心悝,一颗芳心更是抑制不住地感到了脸红耳赤,她双眼之中尽是娇羞与柔情,修长的玉指轻轻弹了一下昊天的脑门,娇嗔道:「坏蛋,你别的得寸进尺了,不准使坏。」说着,她将自己的玉手把昊天那一只抓住自己雪峰的手掌给按住,但是却没有让他离开自己雪峰的一意思,反而是更加用力地将他的手掌按在自己的酥胸之上,而她自己则是不自觉地挺起胸脯,让自己的与玉兔跟昊天的手掌更加亲密地接触。
  「嘿嘿,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还想要逃跑么?」昊天紧紧搂抱住怀中美少妇的腰肢,先是用嘴巴将李芷欣的樱桃小嘴被给重重地覆盖住,灵活舌头顺势滑入到她的檀口之中,而他的那一只原本握住李芷欣那一只乳峰的手也放肆地从她的衣缝之中探入,轻车熟路地隔着肚兜,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柔软峰峦。
  「嗯……」
  身上两个重要部位都已经落入昊天的掌握之中,李芷欣顿时在喉咙处发出娇呼一声,成熟的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
  李芷欣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但是在昊天舌头的搅动下,还有在他那双魔爪的摸捏中,她的身体逐渐的变软,慢慢地接受了昊天轻薄自己的一系列动作。
  昊天的手,在李芷欣胸前两座山峰中来回的穿梭,熟练地揉搓着她的敏感部位,这一吻一搓一揉,直弄得李芷欣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随着昊天在自己玉兔上的力道加重,她的喉咙深处顿时发出阵阵娇啼。


  昊天的手也向李芷欣的亵裤探去,当他的手触摸到美少妇光滑细腻而又非常平坦的小腹时,那种感觉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的形容,舒服的无法言表,那双魔爪在李芷欣的小腹上停留了好久,享受着光滑的柔润,最后,缓缓下滑,手指触到了她双腿之间的那萋萋芳草。
  「喔……别动啦!」姑姑李芷欣浑身颤抖着。
  「宝贝,你就给我吧!」昊天的声音沙哑地说道,他用力搂抱着李芷欣,让她感受自己的心跳,感受自己呼吸,或许,在这一刻,这两人都从对方的身上看到了来自于对彼此的爱意,李芷欣娇羞无限,但是却满含情意的看着昊天,那双美眸荡漾着一池秋波,眼神中无限温柔。
  此时此刻昊天和李芷欣真正的达到了心灵相通,而昊天也终于理解了心有灵犀的实际意义。言语在有情人的面前已毫无意义,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能在彼此的心中译变成万种柔情,这种感觉真好。
  「不要……在这里,这里还是内殿,等、等一下下人可能会闯进来的。」李芷欣娇羞万状地表情看得昊天食指大动,他笑着说:「那我们现在去哪里?是不是到你的房间去?我现在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说着,他的魔爪在李芷欣的酥乳之上用了一捏。
  姑姑李芷欣抬起头看了昊天一下说道:「混蛋,你怎么这么坏呢?」昊天笑着说道:「我刚刚不是说了嘛!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说话之间,他伸手把李芷欣的丰腴胴体搂住,轻声问道:「可以吗?」面对着昊天的求爱,姑姑李芷欣却是一脸红晕地点点头,芳心已经开始不争气地剧烈跳动着,小小的心脏仿佛要从她的心窝之上跳出来一般。
  昊天把李芷欣搂在怀里,伸手指着自己的胸口,目光盯着怀中脸红耳赤的她,柔声说道:「宝贝,你听听,我的心,它现在都快要炸开了,因为眼前的你。」李芷欣小脸更加红晕了,不过她双手却是抵着昊天的胸膛,很是认真的把脸贴在他的胸口上,静静地倾听着。
  「砰砰、砰砰!」
  来自于昊天身体之中那强烈的心跳声让李芷欣更觉的娇羞,她甚至还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跟昊天的完全融合在一起的双重心跳。
  「怎么样?听到了吗?」
  昊天抱住了李芷欣的螓首,将之按在自己的胸膛之上,柔声道:「我的爱人姑姑,你听到了来自于我心底的爱的呼唤么?」「呸,什么爱人姑姑啊!也不害臊。」听着昊天的柔情密语,李芷欣此时娇羞得就像是一个怀春少女般,她静静地依偎在昊天的怀中,倾听着他那强有力的心跳声。
  「那……现在就给我好么?我想要你。」
  昊天那赤裸裸的求爱让李芷欣一阵手足无措,最后她红着脸,娇嗔的说道:
  「你想得美呢!我、我才不会理你。」
  昊天笑了笑,并没有说话,而是低下头轻轻的吻了一下李芷欣,而李芷欣却忽然用力抱住了抱住了他的腰肢:「你觉得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此时的李芷欣就像是一个等待着情郎回话的小姑娘。
  他说道:「怎么会呢!在我心中,你是最好的女人之一,而且,你的坏只对我一个,那就足够了,还是说……你现在依然感到压力?」毕竟,李芷欣可是身为人妻,身为人母的,而至于她的女儿,昊天却是装作不经意地瞥了墙角的阴暗处一眼,但是并没有说话。
  听着昊天的甜言蜜语,李芷欣此时只觉得自己好像吃了蜜糖一样甜,她轻轻摇摇头说:「人家把自己全部的奉献给你,那么……我就不会后悔,我先前……也说了你是我的男人,是我唯一的男人,我……只是属于你一个人的女人。」「宝贝!」昊天充满着感动,充满着爱怜的轻吻着李芷欣的额头和唇片,柔声说道:
  「放心将一切都交给我,我以后就是你的一切,就算是天塌下来了我也会为你撑着的!」李芷欣十分激动地点头,双臂紧紧的把昊天的虎背熊腰抱住,将自己的身体都蜷缩在他的怀中,昊天也把她反抱住,两人身体全面的接触,皆从对方的身体之中感到了那一种十分强烈的欲望。
  此时的李芷欣表现得极为羞涩,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已婚妇人,也不像是一个十六七岁女孩的母亲,反而更像是一个未成年的处子一般,这让昊天感到又怜又爱。
  昊天把姑姑李芷欣拥在怀里,男人那温热的嘴唇覆盖住她性感的小嘴儿,他双手抱住李芷欣的腰肢不断地吮吸着她檀口之中个的甘美津液。


  看着近在面前的脸庞,看着昊天的脸部表情,李芷欣心中充满着温馨甜蜜,她双臂不由自主地缠上了昊天的脖子,那双美眸慢慢地合上,热情地迎合着他的索取,此时的他们只是想要从对方的身上找到那一份真挚的柔情,两人的嘴唇紧密相贴着,身体也是紧密相拥,两条舌头紧密交缠。
  男人跟女人相拥而吻,香津互渡,沉重的鼻息随着热吻的进行而喷在对方的脸上,他们接由着嘴唇的亲密接触而交换着心中的感情。
  他们的身体相互拥在一起,嘴角边上甚至还连着一条银色的丝线,稍稍分开,两人又一次吻在了一起,这一次的热吻来得更加猛烈,恍若暴风雨一般。
  热吻过后,李芷欣十分羞涩地伏在昊天那广阔的胸襟内之内,被他那强大的臂弯紧紧地拥着,她感到无比的温暖,一股无法言喻安全感包裹着她颤抖满足的芳心。
  而昊天也紧紧地拥着她,抱着她,一手搂住她的柳腰,另一只手则是在她那如云的秀发上轻轻的抚摩着,就好象在珍视一件极容易打碎的艺术品一样。
  而后伏在昊天怀中的李芷欣动情地任由他接触着自己身上的罗裳,那弯弯的新月柳眉轻轻抖动,迷人樱唇划上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明眸皓齿,一笑千金,气质美如兰,当真仿佛出水芙蓉般娇艳俏!
  「你……你快点啦,等一下下人很有可能会进来呢!」此时的李芷欣娇嗔的模样风情万种,粉妆玉琢的玉靥之上仿佛一朵美丽的牡丹,亮丽美艳,她主动伸出一双修长的手臂攀上了昊天的脖子之上,整一个成熟丰韵的娇躯重重地压在他的身上,腻声道:「快点啦!要是让别人发现的话,你让人家还怎么活啊!」邪邪一笑,昊天的一双狼爪马上按住了怀中罗裳半解的李芷欣翘挺的玉臀之上轻轻地揉按着,不时用力将她的粉跨压向自己的巨龙之处,结实的胸膛也轻轻扭动,挤压摩擦着她胸前的一双高耸雪峰,凑过头去,附在了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那灼热的气息顿时惹得李芷欣情不自禁地「嘤咛」一声,成熟动人的娇躯好象被千万只蚂蚁啄咬似的,酥麻酸痒,浑身无力的瘫软在昊天的怀中,如此亲密地被昊天拥着,即使她的身体是如此的成熟,可是此时却犹如初恋少女般芳心急跳,心跳如麻,就像受惊小鹿,砰砰直跳,此时的李芷欣眼中只有昊天这一个让她爱到心坎里的情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