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女传之怒放的赵敏花蕊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张无忌到少林寺中打探消息,也不知怎样了?
  赵敏伸手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轻轻地揉搓着左脚,内心说不出是甜蜜,还是温情,总之是很好的感觉,就是那一刻,自己和张无忌绑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开,直到现在,也许会永远吧?
  外间很静,想来杜百当和易三娘已经睡了,他们是恩爱夫妻,夫妻是怎样的?
  想到这个问题,赵敏觉得一阵心慌。张无忌!你这个贼小子!你不知道我就是要你来抱,来亲的么!?你还来不来摸摸我的脚?!赵敏觉得自己越来越急噪了,不仅是思绪,还有渐渐发烫的身子,这身子!怎么一想到这样的事情就一个劲地发软?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老发软!
  有过经验了,赵敏顺从了自己的欲念,她侧倒在硬板床上,稍微佝偻一点身体,腿夹紧,来回蹭着,自己的手指撩开小衣,接触到自己酥嫩的胸脯上,带来一阵舒适的紧张,一阵急切……张无忌就在自己的身边了,他温柔地摸着自己的脚,那种熟悉的麻痒,从足心曼延开来,不能抵挡。
  一个倒地的声音把赵敏从舒适和疑惑中唤醒了,自己正在琢磨张无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怎么老也看不清楚他双腿中间的东西?他也和自己一样那里有毛毛么?
  但显然是出事了!赵敏一下子弹起身来,伸手把短剑握在手中。还没来得及抽剑,门就开了,灯光下,一袭青衫的周芷若幽魂一般出现在门口,她没有声息,没有表情,她的指尖在哒哒地滴血,眼神是冷酷的,多少有一种得意。
  赵敏的心凉了,背后出了一层冷汗,怎么办?她迅速地判断自己的处境,其实不用判断,周芷若在眼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而且看见了站在她身后掌灯的两个男人,一个是玉树临风的翩翩少年宋青书,另一个居然是成昆的弟子,哥哥手下的干将陈友谅!
  赵敏做了一个要搏击的姿态,她抽出短剑,手腕一转,向自己的脖子抹了过来。
  就要死了么?生活还刚刚开始,自己才与心爱的张无忌走到一起,准备走完余下的人生,这路多么艰难,幸福来的多不容易呀,想继续幸福下去。
  但她来了,她来就是要毁掉自己,自己无力对抗,不能做屈辱的俘虏,不能在最后向她屈服,不能,自己现在只有选择死,真遗憾呐,总算有了短暂的幸福,还不至于太遗憾,周芷若,我就要化做厉鬼了,咱们再好好地比一比吧!
  赵敏抬起头,微笑着。一股青烟,接着是手腕被一只冰冷的、带着血的手握住,腰间一麻,身体的力量消失了,赵敏绝望地看着从眼前飘过的那冷森森的眼波,慢慢地软倒。
  「想死!没那么容易!」周芷若消失在门口,语调没什么变化,同样是辣酥酥的。
  赵敏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失败,也从来没有这样地无计可施,一种畏惧使她战栗,对就在眼前的未来的恐惧。
  「郡主娘娘,你好啊!」陈友谅笑嘻嘻地走过来,周芷若离开后,陈友谅就从那小心翼翼的恭谨中恢复了他胸有成竹的样子。
  他了解女人,知道赵敏这样的姑娘是什么样的好,尤其是她现在从高高在上、凛然不可冒渎的郡主成为了阶下囚,这兴奋是奇特的。
  「你要怎样?」赵敏努力保持冷静,虽然非常害怕。
  「我不会对你怎样的,不过主人很喜欢你,她日日夜夜地思念你。」陈友谅的手伸过来肆无忌惮地在赵敏吹弹可破的粉颊上捏了一把,笑了,猥亵,隐晦。
  赵敏从那目光中发觉了一丝令自己害怕的东西,她的心猛地缩紧了。那手没有离开,继续抚摸着。
  「把你的手拿开。」陈友谅被赵敏那特有的威严震惊了,不由自主地缩手,随即就被激怒了,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把赵敏打倒在硬板床上。
  「好了。」宋青书的声音飘过来。
  「咱们走吧。主人还等着呢。」灯光暗淡了,宋青书的背影也消失了,他的声音淡淡地带着无尽的伤感和森森的冷气。
  陈友谅收回了手,顺势放在赵敏的胯上,笑了,「郡主娘娘,咱们上路吧。」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会怎样?赵敏的思维被打乱了,没法思考对策,其实想到了对策,又能怎么样呢?
  已是秋凉,只穿着内衣的赵敏还是有点冷的,主要是心冷,自己搭在陈友谅的肩头,他的手托着自己的腿,一路上都在摸,很不舒服。一片稀稀梭梭的声音,赵敏感到无数贪婪的目光马上围绕了自己,肮脏的乞丐!


  由于一直是头朝下的,脑袋昏昏沉沉的,被放下的时候,缺氧,晕得厉害,赵敏贪婪地呼吸着,等眼前的金星闪过了,才费劲地看清自己被带到了一个破败的山神庙中。到处是灰吊、尘土、鸟兽遗留的粪便,一股陈腐的气息,神像斑驳着暴露着里面的泥草,还能看见残存的那半张脸上慈悲的独眼,接下来的事情就要在山神独眼悲悯的注视下进行吧?
  赵敏有点害怕,那些蓬头垢面、衣衫破败、全身是泥的乞丐没有跟进大殿,他们从可以窥视的任何地方窥视着,暗夜中,眼睛发出野兽一般的光,还有弥漫的,包围的,似乎已经闻到恶心的酸臭味道的呼吸。赵敏觉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来,心和神经被什么东西挤压、揉搓得快要坚持不住了。
  陈友谅在身边,他蹲着,笑着,玩味着自己的身体,真恶心,赵敏觉得一阵恼怒,她受不了这样无礼的眼神,同时也不能接受自己被别人摆布的命运,想到尊严,赵敏觉得可以使害怕的情绪舒缓一些,她已经尊严惯了。
  宋青书迈着那决不轻松的步子走进了里面。
  和大殿的肮脏、阴森比较起来后殿简直就是仙境了,非常整洁、干净,没有一丝污秽的痕迹,灯火很亮,难得的光明,地上还铺了一领竹席,虽然没有什么陈设,但这干净是让人感到舒服的。
  不过赵敏的心更冷了,周芷若就在这后殿里,她背对着一切,瘦削的背影在灯光下很美,就是有森森的东西,她的长发还是那么柔软、光泽,她还是那么讲究,但她的人似乎已经完全变了,笼罩在一种神秘而危险的晕中。
  「周芷若,你要怎样?」赵敏战胜了自己的恐惧,不应该怕她,就算她已经是魔鬼,也不应该怕她。
  「闭嘴!主人没有问话,你不能多嘴!」宋青书毫不怜惜地在赵敏的屁股上给了一脚。
  赵敏愤怒了,但无力反抗,自己动弹不得,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她怒视着宋青书。
  「别打她。」周芷若挥了挥手。
  「是。」宋青书象温顺的小猫一样退到了一边,赵敏看见陈友谅也低眉顺眼地跪在门口,这使她非常困惑。
  「赵敏。」周芷若的声音飘过来。
  「你很聪明,很美丽,是不是觉得自己就是这世界的主人?」口气很温和,象在聊家常。
  「你是不是觉得什么东西都应该是你的?」赵敏怔了怔,能使她愤怒,可以使自己解脱吧?
  「就是我的。」赵敏笑着,已经真的不怎么害怕了,已经没什么可以畏惧的了,现在就是两个女人之间的比拼,能在精神上击败她,也是好的。
  「还记得在万安寺,你们是怎样对待我恩师的么?」还真不知道,赵敏素来对下面的事情不怎么关心。
  「无忌哥哥对我很好。」赵敏不准备转移话题,这是唯一可以打败周芷若的机会。
  「还记得在万安寺,你们是怎么对待我恩师的么?」周芷若的语气没有变化,她重复着。「你恨我,是么?因为你始终无法得到无忌哥哥,他现在归我了。」周芷若没有对答,她的呼吸多少有些急促了,赵敏看到那背影在微微地晃,不知道是因为灯光,还是恼怒。
  「你很得意?」
  「我幸福。」
  「你不会幸福的。」周芷若淡淡地笑了,她慢慢地转过身子,凝视着赵敏的脸。
  赵敏惊讶地发现,周芷若的脸上满是泪痕,那目光是残忍的,她勉强地笑着,很僵硬,清丽秀雅的面容扭曲着,象受伤的野兽,自己是赢了,真的赢了?赵敏突然觉得周芷若很可怜,甚至有点后悔自己的话伤害了她。
  「张无忌怎样你了?」
  周芷若爆发了,不是向来的娴雅、镇定,那声音有点声嘶力竭。「他对我好。」赵敏没有退缩。
  「他抱你了?」
  赵敏点头。
  「他亲你了?摸你了?摸你哪里了?是不是你们已经……」周芷若的语气越来越急促,神情越来越凌厉,她不再流泪了,在流火,好看的嘴唇哆嗦着,整个脸、身体都在哆嗦。
  赵敏没有害怕,她觉得看到周芷若这样痛苦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连刚才的那一点怜悯也消失了,她微笑着,欣赏着。周芷若恼怒地扑过来,伸手抓住赵敏的头发,撕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