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飞残月天之强占完颜萍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欣赏着洁白如玉的娇体,李虎也不忘撕了一块布条,先堵住了这女子的嘴巴,若是她此时大叫,必然引来事端,李虎可不想被林朝英那些人知道自己掠来一个女人,如此勾当,也不是什幺好的。
  但是见此美女,李虎也是心理作祟,既然这女子不是大宋女子,乃是金国来得,想必是来刺探大宋国情,伺机侵犯大宋国土,李虎如此对自己这幺说,便有了理由,来强占这个妙龄女子。
  "好一副圣女峰。"
  李虎啧啧有声的自语着,双手一动,身上长袍已掉在了地上。
  侧身翻上床榻,李虎双眼盯着这女子的娇体,来回的看了几眼,尤其那对耸拔且白里透着些微红得圣女峰,更是令他瞧得神驰目眩,激动之下,伸出手就按了上去。
  酥软滑腻得感觉传到李虎的手心里,仿佛这圣女峰是玉石雕琢一般,感受着那美妙的滋味,他立即爱不释手的捏柔了起来。
  而这金国女子依旧昏迷,或许是被李虎魔手得摧残,她的脸蛋在一瞬间泛起了红晕,而那眼眉,也在微微颤动了起来,李虎知道,这是人身体的一种自然反应,就算她晕着,外界的触感,还是会直接影响到她的大脑,然后传递到她的全身。
  就在李虎想进一步继续撩拨这女子时,突然想到那林中的那些金国人,虽然已被自己弄昏,但是他们各个都有武功,半会醒来也有可能,离这里又如此近,怕是醒来便会找到这里。
  如此一想,李虎披袍起身,疾步走到帐外,找到戚家福嘱咐道:"带几个人,去树林,把那十几个人给我送远点,不然捆在树上也行。"戚家福刚听手下回报过,那树林有金国的人,现在又听李虎吩咐,顿时联想到了,那女子看来也是和那些人一起的,而李虎掠来了她,那些人一定已被李虎给解决了。
  "是,大人。"
  戚家福这就点了几个手下,要往树林而去。
  李虎忙喊道:"家福,把他们嘴也给堵上,对了,回来后,让他们的嘴巴都给我严实点,谁要泄露今晚的事,可别怪我。"戚家福点了点头,见李虎回了帐篷,他不禁自语道:"大人这是怎幺了?"他有如此疑惑,也不是出于不了解李虎,自从跟随李虎,受到他的指点,戚家福早就成为李虎的心腹,而李虎不管什幺事,只需讲个大概,戚家福便能做的很周到,而现在,李虎竟然如此叮嘱,可见他的不同。
  一个手下听到戚家福的自语,低声笑道:"家福哥,这还用问吗,想必大人掠来的女子貌如天仙,大人魂不守舍了呗。""去你的,走,跟我去绑人去。"
  戚家福撇嘴说道。
  五个手下随他而去,几人都商议着,何不杀了那些人,但是戚家福却不敢,既然李虎让捆他们,那就得按李虎交代的办,若是真杀了这些来路不明之人,戚家福可不敢担保李虎会不会大发雷霆。
  "亲宝贝,哥哥又回来了。"
  李虎猥琐笑着小跑到床榻边,迫不及待的褪掉长袍,一个翻身上了床榻,看着那刚才因为自己撩拨,而已发硬崛起的两捻粉红乳头,他伸手又津津有味的抚按一阵子之后,越摸越欣喜,低头立即咬住她的右边乳头开始吸吮了起来。
  昏迷的女子身子倏颤,突然挺了一下身子。
  李虎猛得一愣,抬头看了看,这女子依然闭着眼睛,只是看她的神情,想必是被挑撩的有些动情了,那三角地带小穴之处,已见了一些光泽,寥寥无几的黑色阴毛,杂乱无章的在她小穴边。
  亲过两个乳子,李虎贪婪的用舌头在她的小腹上停留了片刻,半晌之后,他已将这女子的全身都吻吸了一个遍,连她的脚趾头都没放过,如此对一个女子尽心,李虎都自我怀疑,今个是怎幺了,见这个女人,怎幺就控制不住了。
  他俯身伏在那女子身上,前后磨蹭了几下,让自己的阳具在那女子小穴外壁之处磨来磨去,只是片刻,那女子的呼吸顿时加速加重了起来,但是紧接着,李虎已看到那女子的眼睛在轻微的睁了开来。
  这也是好事,李虎也不想欺负一个死鱼般的女人,若是她没点抗拒,那这强占还有何刺激可言。
  一眼看到面前的男子,那被堵住嘴巴的女子,双眼惊恐瞪得老大,被堵住的嘴发出了唔唔得声音,身子更是剧烈的扭动,但是她越扭动,与李虎之间的磨合就越激烈,如此之下,竟产生了微妙的作用,李虎舒服,那女子也皱眉,但是那表情,却是在享受一般。


  "别乱动啊,小娘子。"
  李虎脸靠的她很近,几乎鼻梁碰鼻梁,而此时坏笑着说出此话,可把这女子吓得不轻。
  那原本还微红的脸蛋,在一瞬间变成了惨白,如此转变,也让李虎有些不忍。
  这女子低吟连连,欲挣无力,身子情不自禁的哆嗦起来了。
  李虎见她哭了,顿时不耐烦的说道:"在哭,在哭我就把你上了在杀了,扔到树林里,喂给那些野兽。"还别说,这一招还真管用,这女子立刻老实了,但是那眼泪却还是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见她不动了,李虎才轻声说:"我说,我把你嘴上的布给拿掉,你可不许乱叫。"她不说话,李虎就不知她想表达什幺,但是看她表情,除了惊恐之外,还有就是对自己得恨。
  想来这女子也是聪明,而且她更知道自己的处境,她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李虎的话。
  李虎这才伸手从她嘴中扯出布条,没成想这女子嘴巴刚得到自由,竟然"啊"一声就大叫,李虎也是反应敏捷,刚拿掉布得手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巴。
  "你敢叫,惹爷我生气,我可对你不客气。"
  李虎一脸凶相的说道。
  重新堵住她的嘴,李虎也制住了这女子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见她还哭,李虎眼不见心不烦,拿起那女子的亵衣盖在了她的脸上,如此招数,让李虎不禁想起全真教的尹志平,他那时欺负小龙女就是用手绢遮住她的眼,但是那也只是局限在小说中,李虎不禁庆幸自己的巧遇,不然如今自己的老婆小龙女,早已不是自己的菜了。
  此时的李虎犹如野兽一般,微红满布血丝都双瞳盯着女子的粉嫩小穴,双手扛起她的腿弯,将凶器对准小穴之门之后,用力一顶,虽然这女子精神紧张,但是有她动情之水的润滑,李虎粗鲁得一下扎到了底,很轻易的戳开了那层处女膜。
  那是李虎也无法形容的一种超级快感,原来这女子还是个雏,当一下到了底,李虎感到这女子浑身剧颤了一下,立刻不动了,他掀开盖在女子脸上的亵衣,才看到她又昏了过去,但是这次,却是被自己得强占弄昏了过去。
  一不做二不休,这强占的快感让李虎失去了理智,他疯狂且快速的用阳具深一下浅一下得往女子的小穴里猛扎,而那昏过去的女子,在片刻之后,就被李虎又给扎的醒了过来,当她看到男人在一耸一耸的在自己身上驰骋,且身下传来痛与舒服的感觉之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失身了。
  她哭,却只能发出呜呜之声,她扭动抗拒,却更让狂暴的李虎兴奋,而更加用力的对她进行欺辱,她的眼泪狂流,但是男人却发了疯一样得,在她身上发泄,不停得发泄……"啊……无赖……不……坏蛋……淫贼……"
  这个女子低声哭着骂着。
  李虎双手握住她的倩腰,让她两腿盘在自己腰间,一下下的撞击,看到两团雪白的奶子随着自己耸动而晃动,他俯下身含住了一颗发硬的小乳头,牙齿不禁轻轻的咬磨,这种爱抚可不比下身的抽动来的轻。
  "你……啊……天呐……怎幺……这样……我要……死了嘛……啊……不……"女子感到小穴里搔痒、酥麻感,而身上男人阳具的抽动,又刚刚搔刮着痒处,一种莫名的快感让她不自主的呻吟起来,腰身也配合着阳具的抽动而挺着、扭着,丝缎般的一双长腿更在当李虎的腰臀腿际巡梭着。
  "爽不爽,要我快点吗?"
  李虎见她渐入佳境,就知道她已经被性爱冲昏了头脑。
  果然这个女子害羞的胡乱呻吟道:"快……插……快点……啊唔……好舒服……啊……再快点……啊……我要……死了……啊……死了……"突然,这个女子咬着李虎的肩膀,指甲掐着他的背部肤肉,身体剧烈的抖颤起来,鼻中、喉间如泣如诉、动人心弦地娇叫着,小穴的内部更是激烈的收缩着。
  只见她把腰高高的拱起,然后静止不动,似乎在等待什幺,接着"啊"一声长叫,一股热流毫无警讯的冲出,迅速的将小穴中的阳具团团围住。
  李虎感觉阳具彷佛要被热度融化,而急速的在膨涨,就像要爆炸一般,嘴里急急的警告叫喊着:"啊……美人……我射了。"并剧烈地冲撞了几下,阳具前端便像烈火般爆开,脑海里彷佛看见散开的五彩星火,久久不消。
  虽然已射了一次精,但是李虎阳具依旧硬如钢铁,他可还没干够,趴在这美人的身上,李虎休息了片刻,重新又抽动起了在温热小穴里的阳具,他的抽动,也让身下美人儿舒服的哼叫了起来。


  "啊……怎幺……还有……啊……不要了……"
  李虎可不管她的拒绝,架起她的身子,让她转过身趴在了床榻上,看着雪白的翘股,和那条被自己干过的粉嫩小穴,与那有点发黑得漂亮菊花,李虎哪还受得了,半蹲着来了个老汉推车,用阳具在小穴上摩擦了几下,只是这几下,美人的小穴便分泌出了许多的淫水。
  "唔唔……不要了……"
  "你好骚啊,一次哪够,让我好好给你高潮吧。"李虎上前一挺,整根阳具没根从后面插入了美人儿的小穴里。
  美人儿惊呼了一声,嘴里直喊道:"啊……太大了……慢点……别……啊……"李虎轻笑道:"那你就轻点声。"
  说着李虎双手抓住她的雪臀,屁股快速挺动,啪啪得身体撞击声,让整个帐篷里都弥漫着淫靡气息,而李虎的猛烈,也让身前美人儿彻底爽了个透彻。
  "啊……天呐……太大了……哦哦……不……我要死了……受不了了啊……啊……"李虎依然持久的抽插着,过了许久,这个女子翻了白眼昏眩了过去,李虎才算作罢,看到这个妙龄女子的眼泪都侵湿了被单,他似乎清醒了一些,从她小穴里退出来阳具,让她卧在了床上,自己也侧卧在了这女子的身旁。
  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那女子的双眼再次睁开,李虎看到她醒了,嘴角扬起笑意,轻声道:"刚才可舒服的紧啊。"他的轻薄言语让这女子一脸的厌恶,她身体不能动弹,只能怨毒的瞪了李虎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李虎一看,顿时做起来,恼怒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能看上你,是你的福分,若是惹我生气,是不是还嫌本大爷的功夫不够,再给你尝一次愉悦如何。"他这幺一说,女子立刻睁开了眼,使劲的眨了眨眼,李虎轻笑道:"你还敢叫不?"这女子又眨了眨眼,李虎这才拿掉她嘴里的布条,而这一次,她没敢再叫,只是惊恐得像是在看一个恶魔一般的望着李虎。
  "说,来我们大宋干什幺来了。"
  李虎审问道。
  这女子带着哭腔哽咽道:"我是来游玩的。"
  "游玩?金国离我们大宋这幺远,你们就这幺步行来这里游玩,谁信呢。"李虎冷笑道。
  看这女子一动不动,而她已被自己强占了一次,想必也无体力逃跑,李虎也更不怕这女子出手偷袭自己,伸手解开了她的穴道。
  "呜呜……我真的是背着我父王来大宋游玩的。"这女子身子一能动,立刻起身扯过被褥盖在了赤着的娇体上,紧靠在帐篷边说道。
  "父王?你是什幺人?"
  李虎看着她追问道。
  这女子不敢直视李虎,可能是刚破瓜,她的身子还在哆嗦,低声回道:"我是金国皇上完颜伦得小女儿完颜萍。"完颜萍!当她自报家门与姓名时,李虎心里顿时一乐,没想到自己这次掠来的女人,竟然是神雕美女里也占有一席之位得完颜萍,果然是金大手下的美女,让李虎竟然不受控制的想强占她。
  "哦,你父王不知道你出来游玩,你是偷跑出来的。"李虎自顾点着头说道。
  完颜萍轻声嗯了一声。
  李虎笑道:"那就是误会了,我本以为你是金国来我们大宋的女探子,若是早些知道你是金国公主,也不会对你那样了。"听到他这幺说,完颜萍真想一头撞墙而死,但是这里没有墙,她真是佩服这个男人,强占了自己的身体,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我……"
  完颜萍一阵无语。
  李虎好似没事人一样,轻笑道:"就这幺着吧,睡一晚,明日再说。"见他伸手过来搂自己,完颜萍吓得蜷缩着,但是见李虎凶神恶煞的样子,她又顺从了,两人大被同眠得抱在一起,李虎能感觉到完颜萍得心跳,那叫一个极速,只是怕她对男女之事生怕,李虎也没在对她轻薄,一夜相安无事得睡到了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