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妻成欲女】 【第五,六章】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第五章】
  第二天起床,华维做好了早饭在客厅煮咖啡。
  「你……怎么没回家。」我习惯的穿着睡袍走出房门,没想到华维却没回家。
  丝质睡袍下,胸前两颗粉嫩的乳尖顶起衣服的蕾丝花边,大腿间黑色的毛毛也若隐若现。
  「哥出差3天呢,让我照顾你几天吧,嫂子。」华维回头看着我,「嫂子你真美。」
  我有些尴尬的转过身准备回房换衣服,华维却走过来从背后抱住我。
  「嫂子,你这样穿又美又性感。哥哥真有福气。」说着他左手捧着我的乳房开始轻轻的揉动。
  我早上的性欲总是比较强,周末的时候也常常在刚起床的时候跟老公做爱。
  现在被他一摸就觉得身体有些躁动。
  我轻轻咬了咬嘴唇,羞怯的低下头红着脸靠在他怀里。
  「嫂子,这衣服好滑,摸起来好舒服……」他轻轻咬着我的耳垂低声说着,手指在乳尖上左右滑动。
  乳头硬了起来,在他手指的抚摸下微微颤动,胸口微微的起伏让乳头看上去更秀色可餐。
  华维搂着我摸了一会,就把我转过身靠在门上,然后他蹲下身子,跪在我面前,掀起我的睡袍让我自己拉着。
  「嫂子,我好喜欢你的阴毛,黑黑卷卷的,又浓又密。」他用手指卷着我的阴毛,轻轻拽了几下。
  「好难看的,那么多毛。」我低头看着他,脸上更红了。
  「怎么会呢,多性感啊。」他拨开我的阴毛,嫩红色的阴蒂露了出来,他伸出舌头舔弄起来。
  我从没这样清晰的看过他舔弄过我的阴蒂,现在从上往下看着他的舌尖在我的阴蒂上滑动,我只觉得脸上发烫。
  「嫂子,你的水真多,刚挑逗你,你就流水了。」华维忽然停下,抬起我的一条腿抗在肩膀上。
  我看到大腿上有一条银色的丝线,那是我小穴里的水已经顺着大腿滴下来了。
  我羞涩的想转过头去,却又想看着他挑逗我的样子。
  华维架着我的大腿,继续舔着我敏感的阴蒂,然后伸出右手在我的大腿上抚摸着,左手的手指在小穴的穴缝间轻轻滑动。
  我有些站不稳,一只手用力撑在门把上,还有一只手则压着华维的头,嘴里哼哼唧唧的,是不是伸出舌头舔一下嘴唇。
  「好湿哦,都是水,嫂子你看。」华维把穴缝间的那根手指伸到我面前,上面沾满了我的淫水,白白黏糊糊的。
  我咬着下唇,脸色潮红。华维看着我笑了笑,然后把手指放到嘴里,把上面的淫水吸干净。
  「好吃……」他伸出舌头,舌头上还沾着些黏糊糊的水。然后他把黏黏的舌头贴到我的阴蒂上,迅速的左右摩擦打转。
  「嗯……」我舒服的闭上眼睛哼哼起来,腰也开始轻轻扭动,把自己的屁股往外轻轻的顶了几下。
  「好嫂子,想不想要……」华维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阴蒂,手指伸了一点到我的小穴里慢慢摩擦。
  「嗯……要……想要……华维给我……」我不满足的扭着腰,小穴也轻轻的夹了起来。
  华维嘿嘿的笑了笑,用嘴唇含住我的阴蒂,轻轻吸着,舌尖在上面迅速滑动。
  手指也插进了我淫水泛滥的小穴里,在里面猛抠起来。
  「嗯嗯……好舒服……」我抬起头张着嘴喘着粗气,舌头不听舔着嘴唇,双手按住他的头,「深一点,再插深点……」
  华维没有停下嘴里的动作,抽出手指,然后一下把两根手指塞进了我的小穴里,又转又插又抠的。
  小穴里的淫水被手指抠到外面,溅到他的手臂上和我的腿上。
  「嗯……舒服死了……」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上也渐渐的泛出微微的红色,「哦,华维……嫂子要被你舔的高潮了……」华维见我快要高潮了,就用牙轻轻的咬着我的阴蒂摩擦着,阴蒂兴奋的凸了出来,刚好被他的舌尖顶住。
  他的手指也插的更快了,每插两下就在我的小穴里迅速抠动几下,淫水溅了一地。
  忽然我的身体猛的抖动起来,小穴迅速抽动几下,淫水大股大股的顺着他的手指流出来。
  「哦……」我的人差点瘫软下去,华维站起来抱住我,把手指从小穴里抽出来,拉出一条长长的银线。
  「嫂子舒服么,我抱你去洗澡。」他抱起有些瘫软的我,走向浴室,我的身体还在轻轻的抽搐着,只好整个瘫软在他怀里。
  他把我放到浴室的洗水台上,帮我打开水,然后轻轻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说,「嫂子快洗澡,一会我们出去逛街。」


  我绵软的坐在洗水台上,看着他温柔的眼神,然后乖乖点了点头。
  洗完澡之后,吃了华维做的西式点心,家里的烤箱很久没人用了,没想到华维还有这样的好手艺。
  「吃完了么,走嫂子,我带你出去逛街。」华维兴致勃勃的收起盘子,催我去换衣服。
  我不知道华维在想什么,还要出去逛街?但我还是回房换上了T恤和牛仔裙。
  「嫂子你的屁股真性感,这牛仔裙包的真贴身。」华维斜倚在门框上,挑了挑眉毛说。
  「你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要带我去哪儿?」我看着他兴高采烈的样子,实在难以想象男人会喜欢逛街。
  「走吧走吧,电视里说新开了一家商场啊,我们去逛逛。」华维笑着走到我身边,在我腰上摸了一把,然后推着我往门外走去。
  华维的车就停在楼下,上车的时候他还笑着告诉我说,上次在车里我弄湿了他的车垫子,结果只好把车里的装饰都换了一套。
  我嗔怪的哼了一声没理他,他却凑过来告诉我说,最喜欢我水多,操起来好爽。我红着脸转过头一路都没和他说话。
  到了商场里,他停好车,先带着我去楼上的游乐场。
  游乐场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去过了,老公总是很忙,孩子脾气的我也只好贴心的收起玩性。
  但今天看到那么多游乐项目,我有些灰暗的心情也慢慢好起来。华维换了好多游戏币给我,说今天无论如何要用票子换个娃娃回去。
  我笑着说他幼稚,结果玩起来比他还投入。两个人大战了3个小时,终于攒够票子换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小狗熊。
  我乐呵呵的抱着狗熊,华维在边上笑话我说,都不知道究竟谁幼稚。我假装没听见,把脑袋埋进狗熊怀里。
  中午吃了韩国料理之后,他带着我逛衣服。华维的眼光很好,挑了好几条漂亮的裙子,然后丢给我说让我去试。
  我捧着三条裙子走进了角落里的试衣间。试衣间里有面大大的落地镜,我看到自己充满笑意的脸,竟然想起了久违的谈恋爱的感觉。
  就在我对着镜子发呆的时候,华维忽然挤进了试衣间。
  「你竟然不锁门!」他皱着眉头说。
  「我还没开始换呢,你快出去。」我推了推他,却被他一把搂住。
  「不行,我要第一时间看到,这个可是我选的裙子。」说着他锁上门,开始脱我的衣服。
  「你干嘛你,你怎么进来的,快出去,别人看到多不好!」我抬头瞪了他一眼,把衣服再拉好。
  「谁看到啊,没人看到,所以我才溜进来的。」他把我的T恤向上掀起,「我帮你换啊,你别那么大声,你大声说话别人才真的要发现了!」我连忙捂住嘴,还心虚的左右看了看。
  「傻瓜,别人又看不到,快点啦,我帮你换。」他拉起我的手,把T恤脱掉扔在一边,然后开始脱我的胸罩。
  「我自己来啦!」我想推开他,可是他迅速解开我的胸罩扣子把我推在墙边。
  胸罩带子无力的挂在我的肩膀上,胸罩的蕾丝边刚好遮住乳头。
  华维用手挑开我的胸罩,俯下身一口含住了娇小的乳头,轻轻吮吸起来。
  「你在干什么啊!」我低声惊呼,这里可是商场的试衣间啊!「你放开我,别玩了,不能在这里!」
  可我的抗议都被他无视过去,他一边吮吸着我的乳头,一边把我的牛仔裙褪到腰间,从内裤的裤边伸进一只手搓揉我的屁股。
  「华维!坏蛋!」我继续抗议着,胸脯却因为他的挑逗开始不住的起伏,喉咙里也发出了轻轻的呻吟。
  他换了一边乳头继续舔着,手指在股缝间摩擦着,不时的蹭到我的小屁眼,害的我屁股一缩一缩的,又不敢出声。
  「嫂子,内裤都湿了。」他的一只手隔着内裤摩擦我的阴唇,不一会内裤就被我的淫水渗透了,在灯光下变的银光发亮。
  「坏蛋!」我娇嗔着瞪了他一眼,他把我的内裤脱掉,让我叉开腿站好,然后用手指开始搓揉我的阴蒂和阴唇。
  「啊啊……华维不要……」我轻声的呻吟,压抑着声音不敢喊出来,可是这样紧张的环境却让我的快感倍增。
  「嫂子,你的小屄真是极品,什么时候弄都是那么多水。」他一边揉着粉色的阴蒂一边说。
  「嗯嗯……」我闭着嘴不敢出声,只能闭上眼睛用鼻子哼哼。
  「转过去。」华维让我贴在墙上,然后拉下自己的裤子拉链,拨开内裤,放出了他硕大的肉棒。


  我回头看了一眼,华维的肉棒已经涨的很硬了,龟头好像一抖一抖的,涨的好鼓,这个巨大的肉棒每次看都让我觉得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
  华维捧着我的屁股,用龟头在我的屁眼和小穴间来回摩擦,黏黏的淫水被带到屁眼上,然后他把小手指的一小截伸进了紧缩的小屁眼里。
  「哦哦。」我声音颤抖的呻吟着,这种怪异的快感让我全身扭动起来。
  我趴在墙上把屁股撅的更高,一只手从下面伸到小穴口,把阴唇掰开,骚水顺着我的手指流到地板上。
  「嫂子,我要在这里操你!」华维抽出屁眼里的那只手,扶着自己的鸡巴,微微下蹲,对着我的小骚屄一下顶了进来。
  「嗯……」我和他同时发出低呼,双方压抑的声音都给了对方一定的刺激。
  这一次华维没有任何温柔的举动,而是每一次都把肉棒狠狠的插了进来。由于我是站着的,双腿也没有趴开,所以小穴夹的很紧。
  他的龟头在我夹紧的小穴里快速的抽插,不太顺利的姿势让他的龟头一下下的从小穴口摩擦着阴道顶进来,一直顶到我的G点。
  我死死咬着嘴唇,如潮的快感让我几乎没办法站稳。
  华维一只手捧着我的屁股,一只手撑在墙上,把头凑到我的耳边,一边抽动一边说。「嫂子,我喜欢操你,你的屄好舒服!」我声音有些沙哑的回应着他,「华维,我的小屄,好爽……被你操的好爽……你用力干我啊,哦。爽死了……」
  「嗯。干死你,就在商场里干死你!」他双手扶住我的屁股,微蹲着一下一下用力挺动自己的腰,他的两颗蛋蛋拍打着我的阴唇。
  「干死我,嗯嗯,华维……你的鸡巴……好大……」我的声音颤抖起来,一只手忍不住伸下去开始抚摸自己的阴蒂。
  华维用力的抽插几下,然后把我的一条大腿抬起来用手抗住,我侧身单腿站着,小穴也终于完全打开了。
  「哦,华维,操死我了呀……」我单腿站着,一只手撑着墙,一只手反手圈住他的脖子,回头跟他舌吻起来。
  他回应着我的吻。两个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口水蔓延。他的肉棒一下下的顶着我的小屄,肉棒上都是我的屄水。
  忽然有人敲门,「好了没啊,换了好久了你!」我一惊,忙支支吾吾的回答,「快了快了。」声音都有些发抖。
  「你没事吧?」外面的人见我声音发抖,于是有些疑惑。
  「没……没事……」华维在我回答别人的时候,捧着我大腿的那个手伸到了我的阴蒂上,开始揉捏我的阴蒂。
  「哦,那你快点哦。」外面的人不确定的催了我一句,然后听脚步声应该是走开了。
  「坏蛋你……」我转过头话没说完,他就凑上嘴来吻住我,按在阴蒂上的手指迅速的转圈起来。
  「哦哦,快给我,我要……要你用力操我……」我的手按在他的手上,他抽掉自己的手反把我的手指按在我的阴蒂上。
  我迅速抚摸自己的阴蒂,中指和食指贴着阴蒂快速打圈,而华维闷哼一声,一只手捏住我的大腿,另一只手用力捏住我的奶子。
  「嫂子,说你喜欢我操你啊。」他微微的蹲下了些,肉棒更深的插到了我的阴道里,龟头不停摩擦着我的G点。
  「嗯嗯……喜欢……我喜欢你操我……操死我操烂我……快给我!」我喘着气低声说着,加快了手指搓揉的动作。
  「操烂你,操烂你的小骚屄,捅穿它!」华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几乎忍不住要呻吟出来。
  「快,快操死我……」我觉得自己快要高潮了,开始催促他的动作。
  「小骚货,外面有人呢,你要我在这里操死你么!」华维加大了力度,顶的我的屁股大幅度的颤抖起来。
  「哦,操死我,就在这里干我!」我手指在自己的阴唇和阴蒂间摩擦,整个小穴都沾满了粘白的骚水。
  「嗯。我操死你。跟你肏屄!」华维低声的哼哼了一下,鸡巴在我的小穴里猛的颤抖起来,龟头喷出了一股热流冲到我的花心上。
  「哦哦,华维……」我全身痉挛,背部都一弓一弓的,小屄里的骚水跟他的精子混合在了一起。
  他抽出自己还没有软掉的鸡巴,之间我的小屄里流出了大量白色的粘稠物,不知道是他的精液还是我的淫水。
  我的内裤已经完全不能穿,之前穿来的牛仔裙上也沾到了这些粘稠的水。我的胸罩还垂挂在我的手臂上。
  「穿上之前挑的那条长裙子,内裤别穿了看不见的。」他笑笑说,「我先溜出去。」


  说完他拉好拉链,开门探头看了看,回头眨眼说。「我们弄太久了,人家等不及了跑到别的试衣间了。外面都没人。」
  华维迅速闪身走出试衣间,我关上门看着一堆踩的乱七八糟的衣物,想也只能这样了,都买了吧……
  于是我穿上那条长裙子,把内裤放进包包的小口袋里,拿起地上的衣物,用之前穿来的牛仔裤稍稍擦了擦大腿上的淫水。
  整理了一番之后走出试衣间,却发现门口明明有两个人在排队。
  我脸一下烧红起来,华维笑嘻嘻的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钱我已经给了,走吧。
  我低着头不敢看别人,跟着他走出了商场。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笑,我赌气都不想理他。
  晚上华维买菜做了一桌好菜说给我赔礼道歉。我躲在房里生气,他怎么敲门我都不出去。
  我想,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明明知道外面有人还那样。以后绝对不跟他出门了,一肚子坏心眼。哼!
  -----------------------------------------------------------------第六章
  老公出差已经两天了,而我和华维也一起待了两天。
  这两天里我一直都逃避着不去想我的老公,可是现实终究是现实。
  中午吃了饭在家里打扫房间,看到以前我和老公一起拍的照片。
  从我们认识以来,就有一个习惯。一年一定出去旅游一次,无论远近。于是我们有了很多很多照片。
  或许数码继续很发达,但总比不上冲印的照片有意义。厚厚的三本相册,我抱着一边看一边哭。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难道我真的是那么淫荡的女人么?我怎么能背着老公跟别的男人偷情?
  我从沙发里滑坐到地上,仰起头任眼泪从眼角滴落。
  忽然电话响了,我接起来,是老公的声音。
  「小宝贝,想我没?」老公的声音好温柔,他总是那么温柔……「嗯!很想!」虽然过去两天一直逃避不去想,但此刻我多希望他在我身边。
  「我晚上就能回家了哦,下午三点的火车,回公司之后去见个客户,然后我就赶回家陪你!」
  「嗯!」我有些哽咽,心里对自己深深的责怪起来。
  「小宝贝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我没在家你没好好照顾自己是不是?」老公听出了我的异样,关切的问。
  「没,只是有点小鼻塞。」我连忙解释。
  「你看,我一不在家你就不知道照顾自己了。等老公回来的,看我不打你PP!」
  「对不起嘛……」我撒娇道。
  「好了,晚上等我回来哦,我还有点事,先挂了哦。记得想我。」「嗯。好。老公,我等着你。」我眼泪又掉了下来,真不知道晚上用什么样的心情面对老公才好。
  挂了电话,我给华维发了个信息。让他下午有空过来一趟。我想是时候要把事情做个了结。
  一个小时后华维来到我家。
  「怎么了嫂子,你可从没主动找过我啊,是不是想我了?」华维嬉皮笑脸的坐到我身边,一只手顺手放到我的腿上。
  「你哥晚上就回来了。」我往另一边坐了坐,移开他的手。
  「唔……」华维意识到我有话要说,也不再动手动脚的,「嫂子你说吧。什么事。」
  「华维,以后你别再找我了。」我抬起头眼神坚定的看着他。「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哪怕用你拍的东西威胁我,我也不会同意了!」「……唔。」华维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双手相握。
  「我爱你哥哥,我爱我的老公,我不想再做对不起他的事情了。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我低下头,声音却依然坚定。
  「你想好了?」华维的声音有些低沉冷漠,我不敢抬头看他,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他没有再说什么,沉默了好一会。
  「晚上给你做顿饭吧。就当迎接我哥了。」华维站起来说,然后穿上外套,走了出去。
  他竟然那么冷静就答应了?我抬起头,华维已经出门了。
  晚上华维做了一桌的菜,跟我一起等着老公回家。我们各自看着电视听着音乐,谁也没说话。
  老公七点多才到家,好像还喝了点酒。看到我又亲又抱的,好一会才发现华维也在。
  「弟弟?你怎么也在啊。」老公的声音里充满了疑惑。
  我心里咯噔一下,是啊,他在家,跟我一起等,多奇怪的事!
  「嫂子说你要回来她又不太舒服,让我过来当个临时的厨子。」华维一脸无奈的说。
  「哈哈,你嫂子就是这样,让我宠坏了!」老公相信了华维的话,哈哈大笑着,还伸手刮我的鼻子怪我任性。


  然后老公换下了西装,三个人坐在饭桌前吃饭聊天。
  老公本来回来前就喝了点酒,有些兴奋,加上两个人聊的开心,不知不觉又喝了好多。地上的空酒瓶慢慢多了起来。
  华维也喝的略微有些多,脸都通红了。我看着这两个人,心想,一会吃完饭可有的我忙了。
  结果老公先倒下了,喝了太多,都说起胡话了。我和华维好容易把他抗到床上,他碰到枕头就睡着了,还打着呼噜。
  我看着睡的跟孩子一样的老公,忍不住抚摸几下他的头发,心里满是爱意。
  「哼,很恩爱嘛。」华维的声音冷冷的传过来,他站在边上,一脸醉意。
  「华维你一会打车回去吧,你喝那么多,可别开车了。」「嗯,回去,一会我就回去。我可不着急。」华维说着就靠了过来,一股酒味冲鼻而来。
  我往后退了一步,想躲开他,却被他一把拉进怀里。
  「干什么!」我吓了一跳,全身紧绷起来。
  「干什么?我们都干了那么多次了你还问我干什么?」华维隔着衣服就开始揉我的胸,揉的很用力。
  「我们不是说好了不这样了吗?」我气急败坏的说。
  「我们?是你说了,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他哼了一声,开始往上掀我的衣服。
  「你!」我用手推他,却被他用右手钳住两只手,手腕被他拽的生疼。
  「我什么我?谁让你在床上的表现那么淫荡,让我放不开手啊。你的小骚屄,想想我就兴奋。」他在我耳边深深吸了口气。
  「我不会再顺从你了!放开我!」我用力挣脱他,躲到墙角边。
  「嫂子,我本来想好好对你的,可你怎么那么蠢呢?非要让我生气?我本想好好爱你的。」华维也不来抓我,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我。
  「谁要你对我好了!你离我远点就行!」
  「你继续喊啊,大声点,把我哥吵醒,让他听听我是怎么操你屄的,再让他看看王浩强怎么操你的。」华维歪着头坏笑着看着我。
  我转过头看看老公,心里有说不出的委屈。我真的不想让老公知道,他肯定会跟我离婚,我不想失去他。
  「哼,你怎么不喊了啊?你觉得我哥会原谅你么?」华维靠过来抓住我的手臂,「乖乖的嘛,我会让你爽的。」
  「不,我不要。」我扭过头,他嘴里热乎乎的酒气喷在我脸上。
  「不要?不是你说了算的!」说着他拿起床边我刚洗好的内裤,使劲塞进我嘴里。
  「唔!唔。」我被他抵在墙角动弹不得,嘴里塞了两条内裤话也说不出,双手还被他的手牢牢的锁着。
  我一脸惊恐的看着他,华维到底是要干什么!他竟然这样对我?他是不是疯了?
  在我还没回过神的时候,他又拿起我的丝巾把我的手绑住,然后把我推倒在地上。
  「唔!」我的肩膀重重的压了一下,疼的我眉头紧皱。可华维却已经压倒在我身上,开始脱我的衣服。
  我双手被绑着连挣扎都很困难,只能任由他拉开我的衣服拉链,然后把我的胸罩褪到我的腰上。
  一对雪白的奶子被华维双手捧住,在他手里被揉捏成各种形状。他嘴里喷着浓浓的酒味,一口咬住了我右边的乳头。
  今天的华维没有丝毫的温柔,用牙齿在我的乳头上又啃又磨,疼的我紧紧的咬住了嘴里的内裤。
  啃了好一会,我的乳头上沾满了华维的口水,被啃的发红的乳头坚硬的挺在那里,乳晕上的小颗粒也收缩了起来。
  我含着眼泪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忽然下身一阵清凉,华维猛的把我的裙子和内裤一起扯掉了。
  「嫂子,你的小嫩屄真的好可爱。看几次都不够。两片阴唇肥肥的,屄毛又多。」华维抬起我的双腿,用手指弹了弹我的阴唇。
  我低头看着他,含着眼泪的眼睛里满是乞求的眼神。他看了看我,忽然起身走了出去。
  我心里很诧异,难道华维良心发现了?可是马上我就发现我错了。
  没一会他就走回来,手里多了一样东西。一个硕大的假阳具。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他走到我身边,拿着假阳具从我的脸上划过,划到我的乳尖上。轻轻压着乳尖。
  「嫂子,这个是我去买菜的时候专门为你买的。」他说着又从兜里拿出一个跳蛋,「嫂子,今天哥哥也在,在他面前你好好爽爽吧!」然后他打开跳蛋的震动开关,放到我敏感的阴蒂上。我扭着身子躲开,却被他一把抱住了大腿。


  跳蛋在我的阴蒂上跳动着,华维还不停的拿着跳蛋按摩我的阴唇,我的大腿开始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我转头看着熟睡的还在打呼的老公,眼泪滚落了下来。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有那么屈辱的时候,在自己老公面前被另一个男人这样玩弄。
  想到这里我紧绷的身体反而慢慢软了下来,我知道我什么也做不了,华维不会放过我了。我只能任由他摆弄。
  华维见我的身体柔软了下来,更肆无忌惮起来。
  他不再搂着我的腿,而是把我的双腿分开,一边用跳蛋摩擦我的阴蒂,一边用假阳具在我的阴唇中间轻轻研磨。
  尽管我的心理很抗拒,可是小穴里开始慢慢湿润起来,我感觉到他手里的那个假阳具慢慢的顶开了我本来紧闭的阴唇。
  「嫂子,你的小穴有些张开了哦,看来小骚屄比你兴奋多了嘛。」华维一边看着我湿润的小穴一边说。「我帮你再打开些啊。」说完他忽然把假阳具捅进了我还不算太湿润的小屄里,我疼的哼了一声,紧紧的一夹屁股,抬起的阴蒂却被跳蛋按的更紧。
  「唔唔……」我死命摇着头,小穴里火燎的疼痛和阴蒂传来的快感让我的眼泪不停的流出来,双腿使劲蹬着。
  「疼么?一会就不疼了。」华维舔舔嘴唇,缓慢的转动着插在我小穴里的那个阳具,另一只手把震动的跳蛋按到阴蒂上轻轻打转。
  假阳具的龟头顶在我的小穴里,慢慢被小穴里的水浸湿,华维开始轻轻加大了转动的速度,一边转一边还轻轻抽插起来。
  「唔……」假阳具的龟头很大很硬,顶开了小穴,在里面来回打转摩擦,强烈的快感下我呼吸急促起来,脸涨的通红。
  「舒服么嫂子?那么硬的鸡巴塞在你小屄里,我只塞了一半哦,你的屄不够深啊……」华维试着把阳具往里推了推,很快就顶到了我的花心。
  「唔……」我扭动着臀和腰,小穴里充实的感觉让我用力收紧了双腿的肌肉,而跳蛋更是让阴蒂变得又涨又红。
  「想要么嫂子,这个鸡巴舒服么?」华维缓缓的抽动着手里的假阳具,「比起我哥的鸡巴呢?舒服么?比起我的鸡巴呢?」我泪眼朦胧的看着床上的老公,可是华维忽然加快了抽动的速度,我一仰头把背都弓了起来。
  「唔唔……」我被绑着的双手伸下去握住他拿着跳蛋的手,想拉开他又使不上力气。
  「嫂子,你的小骚屄水流成河欸~ 啧啧,都留到屁眼上了。」他抽出假阳具,上面沾满了我的屄水,整个阳具都变的湿润粘白。
  「嫂子你吃过自己的骚水么?」他看了看我,忽然把我嘴里的内裤抽走,把沾满屄水的阳具龟头塞进我嘴里。
  「呜!」我嘴被撑开张的很大,骚水顺着阳具的龟头滴到我舌头上。
  「好不好吃?」他一边说一边把跳蛋放在我肚子上,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裤腰带。
  华维脱下内裤的时候,他硕大的鸡巴狠狠往上弹了一下。我吃惊的发现他的鸡巴竟然感觉比之前几次涨的都要大。
  华维的鸡巴本来就长,今天也许是酒劲来了更兴奋,整根鸡巴的青筋都暴了出来,龟头涨的有些发紫,马眼都有些涨开了。
  他又拿内裤塞住我的嘴,然后把我拉起来,让我双手撑地跪在床边,脸正对着我的老公。
  我刚想站起来,却被华维用手压住了屁股。他把我的屁股狠狠的按住,用力的拍打起来。
  「撅起来!」拍打屁股的「啪啪」声很大,我生怕吵醒老公,只好听话的把屁股往上撅了起来。
  华维微微蹲着,借助身体的重量一下把粗大的鸡巴整根没入我的小屄里,然后他扭动着屁股让大龟头在我的小屄深处打转。
  我被他这一下操的双腿发抖,嘴里呜呜的胡乱发着声音,小屄也收紧了许多。
  「小骚屄,你夹我?」华维双手抓住我又白又翘的屁股,开始用力抽插起来。
  淫水被他的鸡巴带出来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他的卵蛋拍打着我的外阴,把流出来的屄水都四溅开来,龟头狠狠的顶到我的花心上,屄水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屋子里。
  「唔……」我看着熟睡的老公,生怕他醒过来,紧张的全身都紧绷着,小屄也跟着紧闭起来,小屄的肉壁夹着粗壮的肉棒。
  「哦,舒服,小骚屄就是紧!」华维狠狠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然后拉住我的腰更猛的抽动起来。
  我的胸罩还挂在腰上,一对白花花的奶子在他的撞击下前后晃动着,他的大鸡吧整根的进出,一下下的插到我的花心处。


  「射到你子宫里,小骚屄!」华维也猛的抽送两下,滚热的精液冲进我的子宫里。
  我一边身体抽搐一边看着自己的老公,还好老公只是翻了个身没醒。
  高潮好一会才过去,华维抽出有些疲软的鸡巴,顿时白色的液体从小穴里流出来,从梳妆台的桌脚一直流到地上。
  「嫂子,是不是很刺激?你这次高潮持续时间好久哦。」华维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什么话也不想说,只觉得全身疲累。高潮的余韵让我精疲力尽。
  华维见我不说话,便自顾自的穿好了衣服。临走前说,「把跳蛋和假鸡巴都收好,随身带着,不然让哥哥发现了你怎么解释!」我拖着疲倦的身体收拾着残局。唉,怎么又变成了这样。我真的那么无法控制自己么?
  那晚我没有睡在老公身边,而是洗了洗澡,睡在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