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啸伟的幸福生活】(一、二)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一)啸伟和英语教师的姨母
  出生在东北农村,母亲在他年幼时患重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是没能治好,因病去世,日子一下子变得紧巴巴,爷俩靠着田里微薄的收入和亲戚的救助,相依为命,啸伟的父亲戒掉了烟酒,不仅忙活地里的农活,更在外面打份零工还债。
  啸伟因此从小缺乏管教,也比较皮,打架不断,但唯有一点,就是成绩始终名列前茅。转眼间来到了高中,啸伟已优异的成绩考到了省重点,因为离家较远,平时就住到了省里家境富裕的姨母家里。
  啸伟的姨夫在省里大小是个官,当初啸伟母亲生病,就是拖得关系去省里看病。啸伟母亲去世后,他们对啸伟家也是非常关照,因为两人一直没有孩子,所以姨母对啸伟更是看作了亲生儿子,这次啸伟考到了高中,姨母就主动让他住到自己家,一是离家太远,的确不方便,二,啸伟毕竟农村长大,别的成绩优秀,只有英语有些问题,正好姨母是英语老师可以辅导辅导,父亲也就同意了。
  啸伟一个月左右回去一次,平时就住在姨母家。吃过晚饭后,姨母等啸伟功课写完后再进行英语辅导,天天如此,啸伟的英语也渐渐有了起色。啸伟住到姨母家才发现原来姨夫经常不回家,后来渐渐也听说了原来因为姨母不能生育,姨夫在外面有了女人。
  有一天外面下着大雨,姨夫依旧不在家,姨母洗好澡后照例给啸伟辅导,突然一声雷响,姨母吓了一跳,差点摔倒,啸伟急忙抱住姨母,又是几声雷声,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啸伟突然发现手里软软的,一想也明白了,不小心摸到了姨母的胸了,姨母这时也回过神来,从怀里挣脱,红着脸对啸伟说今天先这样了,就回了房,啸伟嗯了声,看了看手,回味着刚刚柔软的手感,好像没穿内衣,好舒服啊。当天晚上,啸伟做了个梦,梦里出现了和姨母交欢的场景,突然裤裆一凉,才发现是个梦。
  啸伟也正是冲动的年龄,这次意外也一下子点燃了她对异性的兴趣,双休日乘着姨夫姨母都不在,还开始上起了从同学那听来的好网站,里面的内容一下子让小弟弟涨的厉害,啸伟也将第一次献给了他的右手。这也如同禁果,啸伟每天脑子想的就是这些,更是对每天朝夕相伴的姨母产生了幻想,上课也没那么注意力集中了,渐渐功课也落下来了。
  这一切直到有一天啸伟上网正专心着呢,没发现姨母都回家了,匆忙间没来得及关掉,啸伟心跳加速,低着头,想着该怎么办,心不在焉的吃晚饭,姨母静静的走过来说:「啸伟都是我不好,最近也没有好好关心你,忘了你都是青春期的孩子了,对性产生了兴趣,这也很正常,你不要有心理包袱,但也应该明白,现阶段最重要的是学习,爱情,性等长大的就会明白的。」说完轻轻抱着啸伟,啸伟安静的靠在姨母的肩膀上,闻着淡淡的清香味,突然啸伟发现姨母今天还是没穿内衣,竟然不仅可以看见乳沟,更是连那个葡萄都看的见。本来平静的小弟弟不听使唤的硬了起来,还偏偏顶到了姨母。姨母也感受到了,转头才发现是自己走光了,啸伟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胸口。正不知所措,谁知那啸伟精虫上脑一下子吻上了唇,狂啃了几口,手也不老实的摸上了胸,狠狠的摸着,急的姨母拼命挣扎。
  可啸伟一不做二不休,知道没办法挽回了,真干上了也就没事了。仗着自己体格,一边制服住姨母,一边说着甜言蜜语:「姨母,你也好久没做过了吧,我好想试试看啊,你做我女人吧,以后我一定听说「。说的是东一句西一句,同时上下其手,手摸到了大腿根处,学着片子里的场景,越过了茂密森林,摸到一处软软,有些褶皱的地方,没几下,发现竟然有些水了,也是姨母,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却因不能生育,而遭受老公冷遇,禁不住啸伟的一顿乱摸,不知不觉产生了几丝快感,但理智尚存,「别我是你姨母,不可以,不可以「。
  啸伟此时一看,人小鬼大,鸡巴更大,看还没能征服姨母,还要添把火,把姨母内裤褪去,手嘴并用,竟学起片中的口交了,虽然是第一次,但也是姨母的第一次,虽然平时也听过些闺蜜说过类似情形,但自己是个害羞的人,老公也没弄过,她也没提起,这下子,一下子把她的心房击溃,一边说着「脏,那里脏,一般恩恩啊啊的」
  享受着,这一顿弄,啸伟也不知弄了多久,舌头都麻了,猛然间看到姨母不由自主的晃动着,伴随着声声淫叫,下体也流出了更多的液体,看的啸伟有些木讷,把姨母整高潮了?


  姨母喘了半分钟,看着他,眼里带着些须爱意,些须纠结,但此刻她知道她应该做些什么,其实她何尝不想这样,丈夫冷落她,她忍了,可身体里那份渴望是实实在在的,每天和这么个年轻帅小伙在一起,也会有些动心,何尝夜里一人在被窝是没想过今天这样子。她将早已凌乱的衣物彻底褪去,将身体完完整整展现在啸伟的面前。
  在啸伟吃惊的表情下,双手贴住他的脸,移向胸口,带他品尝这两颗许久没人品尝的美味葡萄,啸伟那狂热的亲吻,吸,咬让她感受到了久违的愉悦,握住那根热的发烫的硬物慢慢进入自己身体,深深一挺,接下来是不断地冲刺,在姨母的带领下,啸伟找到了本能,一下段冲刺后,在姨母紧紧地加持下,一阵热流射入姨母干涸许久的身体。姨母稍稍休息后带着啸伟进入浴室,替他擦拭身体,在小弟弟处,细心至极,慢慢的,又重新充满了活力,啸伟此时有种欲望,也想感受下姨母的嘴巴,他将硬物滑动到姨母嘴巴,姨母看了他眼,催了口,小坏蛋,就将其吞入口中,好舒服,好温柔,和刚刚比起别有一番滋味,柔软的舌头,在上下灵动,险些让他又忍不住,他急忙退出,发现姨母狡猾一笑,哼,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啸伟指挥着姨母站在浴缸外,双手打在浴缸边上,翘起挺立的屁股,迎屁股而上,又是一顿冲刺。
  半小时后,重新擦拭后的两人睡在姨母的大床上相拥着,初经人事的啸伟继续品尝的双乳,弄得姨母咯咯笑,不一会二,我们的啸伟又有了能力,可这次姨母制止了他:「啸伟咱这开了个头,我也知道以后会发生些什么,我不求别的,你继续保持功课,不许下降,以后,你要我就可以满足你,咱们剩下两年好好过,我也就不遗憾了,到时你大学了,我们就结束这段情。」「可是」啸伟没来得及说,就被姨母打断,「我们这已经是不对了,我不能耽误你一辈子,这段时间,你好好学习,考个好学校,我也算对得起,你爸妈了,我要了你已经是占了太便宜了,以后大学了,找个好姑娘,就把这事忘了吧。」(二)上海姑娘李晴和她的母亲林艳
  啸伟考到了上海某重点大学。暑假他在家陪父亲过度了短暂的假期,被收拾行装,带着姨母资助的钱去了上海。临行前,本想再鱼水一次,但姨母拒绝了他,希望他重新开始。啸伟也下定决心在上海闯出一番天地,让父亲尽早摆脱种地的命运。
  啸伟1。80的个,在东北不算什么,但在上海也算人高马大,再加上平时床上锻炼也多,使他忠厚中带着点放荡不羁,在寝室中好快打成一片,做了老大,晚上的茶话会,他没说与姨母的关系,而是说和曾经的女朋友,稍加改动,让那帮象牙塔里学习听的也是热血沸腾,都是20多岁的血气方刚。经常晚上讨论到2,3点,才睡去。室友们大多只是从片子中感受,哪比得上啸伟,这点让他也挺得意。不久,他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李晴。
  李晴是个典型的上海姑娘,1米65个头,也算高挑,皮肤白皙,关键是笑起来两个酒窝特别迷人。李晴高中谈过男朋友,但那时,学业为主,人也比较单纯,进了大学,心思也放得开了,想谈场红红烈烈的爱情。在啸伟的猛烈攻势了,她答应了。在她眼里啸伟给她很大的安全感,显得特别的男人。两人,上课下课,吃饭,经常一起,让人羡慕。啸伟已经尝到了性爱的美妙,他被李晴的青春吸引,幻想着她的胴体。一来二去,两人渐渐的亲嘴,抚摸,一步步,唯独只剩下最后一步。李晴也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这也使得他两特别有共同语言,一次她将啸伟带回了家,见了见母亲。李晴的母亲,林艳,是个事业女强人,李晴的父亲车祸去世后,她更多的担起了经济的压力,将李晴交与外婆带,但李清从小懂事,与母亲关系挺好。林艳对啸伟也比较满意,并不在意他来自农村,看他干活麻利,对女儿也好,人品不错,能力更方面都是个人才。
  在得到了母亲林艳的首肯后,再一次亲密后,李晴终于将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了啸伟,啸伟经验丰富,带领的李晴,慢慢的体验性的美妙。经过几次后,李晴也对性的美妙痴迷,在啸伟一次次的抽动中高潮不断。小恋人之间也比较节约,去了几次酒店后,就李晴家做爱了,两人乘课余时间,林艳不在家亲密不断。林艳对此也比较看得开,现在社会上也是如此,只要他们,带好套,两人好好过就行了。


  于是,周末晚上两人也激情不断,别看李晴平时挺文静的,但叫床时,声音特别好听,令人着迷,很放得开,这可苦了林艳了。房子隔音效果一般,本来一天回来工作挺累,忙会家里的活,晚上一会就睡着了,但有一次晚上竟然听到了隔壁房,女儿的叫床声,不仅有些无奈,想睡,可这声闹得她心里痒痒,下身躁动,有时候,女儿叫个20分钟,她在叫声中自慰。一边自慰一边幻想着被男人操着。尽管是个女强人,几年没有性生活了,但女儿的叫声激活了她的躁动。她发现啸伟不愧是东北人,特别猛,女儿经常能叫个20分钟,她都开始幻想着是啸伟在干她,内心躁动起来。
  一天,女儿和同学出去玩了,啸伟照常到家里来玩,晚饭后,林艳去洗澡不知怎么的,竟然没带换洗衣物,于是让啸伟拿一下,啸伟,走到了林艳房里打开抽屉,一看,全是些性感的内衣,内裤,黑色,红色,还有丁字裤,在里面竟然还有根自慰棒。啸伟随手拿了睡衣,打开门递给林艳,走进去,不小心滑了一跤,摔倒在浴室,林艳立马起身一看,结果露初了白花花的身体,啸伟看的直流口水,40多岁了,还是保持的很好,和李晴一样的白,但那从森林真是茂密,有种成熟的韵味。当晚,李晴同学聚会通宵不回来了,啸伟就一个人睡着,一边回味的刚刚的一幕。
  忽然,他好像听到有些奇怪的声音,他轻轻起床,发现是林艳房里传来的,他悄悄走过去一看,发现林艳拿着自慰棒自慰着,一边捅着,一边叫着啸伟,啸伟,竟然是自己的名字,啸伟顿时明白了,敢情被伯母意淫了,这几天李晴来月经,他没泻火呢,本来想今天的,没想到不回来了,这时他又精虫上脑了,走进房里,这可把林艳吓了一跳,但啸伟已经是老手了,赶忙抱住林艳,轻轻吻着嘴唇,轻轻抚摸,又是老套路一边说着情话,一边上下其手,稳住了林艳,他想进一步,结果还遭到了林艳轻微的抵抗,他直接脱了内裤,把弟弟直接放到林艳手中,又放到林艳眼前晃动,林艳此时也疯狂了,一口含住了这个她想了许久的宝贝,两人一个年轻躁动,一个渴望已久,干柴烈火,当晚也是梅花几度。
  之后啸伟也会在李晴不在之即,和林艳交欢,他当然喜欢李晴,可高中时和姨母的两年给他打下了深深地烙印,让他对熟女非常痴迷。
  于是,他的生活充满的性福,虽然没有啥母女双飞,可今天女儿,后天伯母,年轻,成熟的胴体,给他带来了无尽的欢乐!时也疯狂了,一口含住了这个她想了许久的宝贝,两人一个年轻躁动,一个渴望已久,干柴烈火,当晚也是梅花几度。之后啸伟也会在李晴不在之即,和林艳交欢,他当然喜欢李晴,可高中时和姨母的两年给他打下了深深地烙印,让他对熟女非常痴迷。于是,他的生活充满的性福,虽然没有啥母女双飞,可今天女儿,后天伯母,年轻,成熟的胴体,给他带来了无尽的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