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缘】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乱缘(一)

  春色夕阳

  夕阳西下,天际挂上一朵朵镶金的火烧云,余光渗透了云朵,薄薄的倾洒在地面,给整个大地也披上了一层金沙。

  正值开春之季,夕阳也无法阻挡生机的力量,一所大宅子里厚厚的积雪开始融化,爬墙虎的枝叶也探出了绿色的脑袋,五六个仆人在院子里一边忙活备年货,一边闲谈着。

  「夫人还在教少主人写字呐?」一个老仆人问道另一个老仆人。

  「恩啊?夫人要带少主人外出?那还不得准备行李?」另外一个老仆人大声回复到,或许是年事已高,耳朵已经不好使了,旁边一个年级稍小的偷笑道:

  「两个老家伙。」

  「开春咯~ 开春咯~ 今年又有活干咯……」

  「就知道干活,怪不得讨不到老婆!」

  「说我?就知道讨老婆,也不见你找个夫人那样的!」「你个烂嘴巴,看扫把!」两个年青的下人嬉戏着,打起了今年的最后一场雪仗。院子顿时显得好不热闹,春的降临,万物都显得如此生机。

  院子里的一片春意,当然也飘入了宅内,宅内的房间里的紫罗兰也绽放出了一片细小的新芽,青绿的嫩藤正向书桌上攀岩,书桌上放着文房四宝,却不见他们的主人,红木书桌上的几根烛光不自然的摇曳着,照耀着宣纸上还稍湿的几个楷体字「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本是无风的季节,让这烛光飘逸的便是书桌侧边不停颤动的木床。木床也是由红木制成的,尽管光线暗淡,但仍可看见做工的考究,让这大木床颤抖的就是那纠结在一起,一男一女两具雪白的胴体。

  只见女方娇喘连连,半推半就着,「玉儿……快放开娘,你就是这么报答娘的么……别这样……别……」她两手已被男方牵制在腰间,那双丰韵白嫩的玉腿欲迎还休的想顶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子,但越是用力,越是觉得身上的猛兽越有力气。

  男子抬起那粉劲上撕磨的虎脑,嘴唇转向女人的耳珠边,一边轻咬一边吮,「娘,别怕,没人会知道的,让玉儿好好报答您吧……」说完他腾出左手,轻扭过身下尤物的溱首,一唇吻了上去。

  「唔……唔……唔……」女人使劲想摆弄头部,她紧抵牙关,不让这罪恶的事延续下去,但是她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思考了,男子的舌头已经不知道何时搅入了自己的唇内,对方舌尖的狂野,下身隔着垫裤的摆动,让正值狼虎之年的她理智模糊,渐渐地,她也随着这节奏,接受着来自对方口中的津液,她的双腿开始酥软,粉红的垫裤也无意识的出现零星的湿润,那稍丰满的腰部也开始扭动起来,双手本能般的搭在了男子的脖子上。

  旖旎的烛光晃过她的视线,她只觉得这种感觉好像在梦里,只是接吻而已,就让她如此美妙,如此舒服……但是现实的伦理又将她唤醒,她吃力的甩开了男子的唇,确又被一波热吻迎接……那零星的湿润已经连接成了一大片水迹,若不是感到胸前一凉,连自己的肚兜也不知被他拨弄下来。

  男子一手指缝间轻夹着她胸前左乳鸽的蓓蕾,一手在她最后的防线边徘徊,他的嘴唇则缓缓滑到女方的右乳鸽上嬉戏,一双白皙玉软上的黑珍珠在男子的耕作下变得挺拔正立。

  「玉儿……啊……这样……啊~ 母子啊……我们是 .啊……」唇分后的她感到口干舌燥,再经这般捉弄,已经是语无伦次了,她脸颊绯红,全身跟着男方的吮吸起伏摆动,男子看到时机成熟,再次封上了她的的双唇,一手一把撤掉了女方两腿间最后的防线,一手则从那玉腿根部缓缓遁入禁区,他柔和拿捏着女子的耻豆,春水在前戏的刺激下沿着他的手源源不绝。

  女子感觉到身体好似被线牵着的木偶,每次这小野兽轻轻一捏,便从下面那粒小豆子里穿出令全身美妙的触感,她感到花房里一阵阵的空虚与寂寞,每次她紧抬着粉劲,想要抗拒这种感觉,确被下身一下下酥麻的痉挛一次次的打败。

  她双眼迷离地对视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子,仿佛在犹豫着什么,又在期待着什么,她想要抗拒的思想被男子一下下调皮似的戏弄所抹消,而她的本能欲望像野草般疯长,每当男子的绿上之爪肆意着自己的某一部位,她都感觉到原来那个地方可以如此敏感,可以被弄的如此的舒坦,她妙曼的呻吟与娇喘也由不得她自己把握了……他一只手褪去了自己的裤衩,漏出一根既壮实又洁净白玉的男根,他将硕大的龙头抵住胯下迷人的洞口,调戏似的摩擦着两瓣花叶,一下轻轻没入那巨首的一小半确又不进入,一下在花瓣旁撕磨,让女子花房的寂寞雪上加霜。



  那香香软软的小豆子已经变得红润耸立,宛若这「豆子」也要生根发芽似地,而美妙的销魂洞外也好似初溢的趵突泉一般,爱水泛滥,男子俯身至女方耳边,道「娘,我要好好孝敬您了。」「啊……不要……玉儿……要听娘的话……啊……下面……不行……」在自己爱水肆溢的身体面前,在男子用巨物的调戏面前,这些反抗的话语怎么听都像是在助兴一般。男子嘴角微微上扬,双手分开美人的玉腿,用自己下体扎结的肌肉用力一顶,叩开了自己的生命之门。

  「啊……唔……玉儿……」女子随着男子的进入,发出一阵销魂的呻吟,随着男子的挺进慢慢加快,她脑子里的伦理已经渐渐被一下又一下的抽插所吞噬,甚至她希望男子能够弄的更深入,但是每到这个伦理的限度时她变回过神来,可是快感的侵袭又令她不自觉的配合这淫乱的抽动与热吻,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已经不知道,她只知道这样很舒服,但是这样又是不行的,她欲罢不能,她只能嘴里连连娇喘「快……玉儿……快……停手……我是你娘亲……」身体上却像案板上的肥羊,只能任由身上那狂野的小野兽操控。

  而这个小野兽不但知道如何宰羊,还仿佛庖丁解牛般娴熟,他时而深刺到她花房里,让她一解空虚之感,时而浅入点到近乎舒服的深度,确又不让你得个爽快,时而猛入花穴,如猛虎下山,时而又如蛇龙游走,缓入于美妙的悠窄小道里。

  在这小小的寝房内,她时而感觉如云端,时而在坠落,这种感觉,连丈夫都没有给过她,但是她哪里能明白为什么让她这么满足的竟然是她的亲生儿子!

  在参与伦理的鱼水之欢里,她不得不一边享受着一边确又痛苦着在这错乱的情欲里挣扎。而在交欢时,男子也感觉到女子洞内的曲折紧凑,虽然受到伦理的制约,她嘴里叫着不要不可以,但是那肉壁神奇般的越夹越紧,好似会吸住前来入侵的男根,而那十八弯似的花径里,更是把他的巨首刮擦得好不舒服。

  「啊……玉儿……不要……不要这么用力……会伤身体……恩……」突然男子猛的将她的下肢抱起,送入的节奏猛的飞快起来,她的玉腿被男子抗在腰间,男子的声音变得浑浊,身体也开始全力的冲刺,好像每一下都想要榨干胯下的女子。阳物与阴物结合的地方,便随着两具胴体「啪啪」的碰撞,夸张的喷溅出晶亮的爱液,而女子的喘息,也好像在配合一般,与这淫靡的撞击声组成一首美妙的乐章。

  「娘……玉儿……快……快不行了……」猛的,男子浑身一下抽搐,全身的肌肉向下体爆发出惊人的冲击,连红木床都为之一阵,女子整个胴体都被抬成了一个漂亮的弯月,她感到下体内冲入一股炙热的激流,也跟着喷出了一股阴液,她浑身一颤,瘫软在红木床上,魅惑的眼角边流下了不知是快乐还是后悔的泪水……「佛啊,请您惩罚我吧,我做出了这等事来,全是我自己一人之错,跟我儿子无关……」乱伦之后,女子深感悔意,跪在床前对着佛像忏悔,明亮的烛火照亮着一张徐娘未老,看似年过三旬的少妇,柳叶眉,长睫魅瞳,一双粉红的朱唇,还有那丰韵得体的胴体。「娘,不用害怕,这等事情,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我们能够交合,其实也是上天之意呀!」男子漏出一对浓眉大眼,稚嫩的脸颊,约摸十五六岁的样子,完全想象不出刚才那覆雨翻云般的交合是如此小小少年所为,他穿起衣物,遮上健美的身才,为母亲披上一件外衣,「若不是那晚巧合,娘你也不会与玉儿相合,可见是天意所为啊,况且现在娘亲正值需求之年,父亲已去世,这等家内之事,当然是做儿子的尽孝了,娘亲不必自责,若为错,也是不孝子之过啊!」少年说话血气方刚,字里行间完全视伦理为无物,「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呀。」有这等「逆子」,不知到底是福,还是祸,玉儿的娘亲流下两行泪水。

  「玉儿,你以后会长大,会有家室,会成亲生子,娘亲只要你好好读书,将来功成名就,取个好家室,不是要你把心思花在这样孝敬娘身上啊。」可怜天下父母心,面对即是自己情人的儿子,矛盾从心头拥上。

  「娘,我只要你一个!我只喜欢娘一个!」玉儿睁大眼睛看着母亲,认真的说道。「娘听见很高兴,但是有一天娘会老,而你,才十六岁,娘不想耽误你的光阴啊……」「娘,我不会,娘在我眼里总是年轻的!」



  「玉儿,不要傻,你现在还小……」还未等母亲的长篇大论结束,玉儿便吻住了母亲的双唇,唇分后,玉儿正色道:「娘,你等着!」说完起身去了衣柜,一会,玉儿回来,手里拿着母亲当年的嫁衣,妇人疑惑不解,问道「玉儿你这是??」玉儿给娘亲盖上喜帕,俯身到她耳边,轻声道「娘,我要取你过门!」

乱缘(二)月下淫靡

  月色妩媚,柔和的月光勾勒着黑云的轮廓,它透过黑夜的乌云,柔美的赋予着化雪之夜的寂静,这夜光撩人,若有若无般轻轻的抚着这个白日里人来人往的小镇,此时的人们差不多都已进入甜美的梦乡。

  「古~ 瓜儿……古~ 瓜儿……古~ 瓜儿……」田间一群青蛙偶尔吟唱着,仿佛预示着春的降临,这更是忖托出夜的祥和与寂静。

  傍晚的街道小巷上,空无一人,偶尔串过一个老者,托着一个小车,轻摇着一个铜质的小铃铛,像背书一般摇头晃脑着,「半夜三更……小心火烛……半夜三更……小心火烛……」老人微驼的背影,被月光拉得老长老长。

  突然四只发光的亮点从黑影里窜出,他们闪烁的飞快,一下子便出现在房瓦之上,两只矫捷的野猫出现在了月光之中,它们互相撕咬着,摩挲着,好似在与对方搏斗,又好似动物间的嬉戏,「喵……!!……唔……」一下下猫啼之声划破了夜空的安详,但这两只发情的牲畜并不会打扰大家的美梦,除了房瓦下的欧阳月香。

  月香从前是个尼姑,后来洪水冲庙,不得已还俗谋生,天生丽质的她恰巧与司马通是复姓,不久便被当时年轻的司马将军司马豪相中,十七年前,她嫁于司马家,一年后给司马家添丁。

  由于这小孩生的通身洁白如玉,就连出生时那「小牛牛」也是白净无暇,叫人好是喜欢,便起名一「玉」字,乳名「玉儿」,虽然丈夫长期出征在外,但是由于受皇帝宠信,一家人过得是舒舒服服,然而不幸的是司马豪于半年前随皇帝出征时意外中毒箭,战死了沙场……月香被瓦上那两只野猫的叫声弄得心神不宁,她柳叶眉微微皱起,从朱砂樱唇里轻叹一口气,披了件蚕丝寝衣,站到了窗前。

  她素手一拨,挑起刚才与儿子交欢快时散落的留海,轻咬着下嘴唇,心事重多的望着夜色茫茫的天际,月光渗进纸窗,披洒在惆怅美人的妙曼身姿上,盘旋在隔薄纱寝衣的身体旁,这风景显得格外迷人。

  她桃臀侧转,扭过粉劲,想看看躺在她身边的司马玉,确发现司马玉不见了踪影,正当她纳闷之时,一阵暖意从她后面将她包围,原来是儿子给她披上了一件貂皮厚衣。

  「娘,小心着凉」说着一把温柔的将包裹成一团小肉粽似的母亲拦入了自己怀中。

  懂事的儿子让月香此时更加矛盾了,若只是单纯是她儿子,她尚可开心释怀的说道,「玉儿懂事了」,但是娘亲与儿子间这乱伦的罪恶感一直混绕在她思绪里,她想推开儿子超越尺度的亲热,确又难以抵挡年轻儿子那带有稚嫩的半熟气息,还有儿子那温柔的臂弯。

  每一次被儿子半推半就得揽入怀里,她就不由得想靠在儿子那结实的胸肌里,想把自己的一切都托付给玉儿,就像当年她依偎在丈夫怀里一样。

  可是在儿子面前,她毕竟是母亲,她还是理智似的抗拒了一下,接着玉儿像往常一样,再使了下小蛮力,拉住月香那纤素的左手手腕,将月香从背面搂入怀中。

  欧阳玉凑过嘴巴,想再吻怀中的母亲一口,却被母亲的右手挡住,「玉儿,上回那种话,再不要乱说了……」欧阳月香对视着儿子的双眼,正色道。

  这也是难怪,儿子虽与自己发生了这等荒唐之事,但是这也是始于阴差阳错而已,再者人乃食色性也的东西,人人都会有淫欲,既然错乃是老天的安排,那就随天意吧。

  可是这儿子取母亲过门之事,对于平日里比较保守的欧阳月来说,是要遭天打五雷轰的,怪不得那会玉儿傻乎乎的要她穿起嫁衣与他成亲时,她立马脸色一变,清泪纵横,令这又懂事又叛逆的儿子手足无措。

  「娘……孩儿知道了,以后孩儿再也不提和娘成亲之事了……」说着,含住母亲阻挡的纤长美指,吮吸起来。

  「玉儿……松嘴……别……」月香刚想将手指从儿子嘴里拔出来,确发现自己已经被儿子从下面袭击了,指尖被儿子的舌头摩挲着,传来奇妙的酥麻感,玉儿的臂膀也不知从何时肆虐到了她的丰臀间,她明白,她马上又要酥软在儿子的身下了。



  玉儿搂起怀里的娘亲,将她倒趴在床沿,身为母亲的月香明白到,儿子好像有什么新鲜想法,想到他明天还得上学,慈母之心又起,她眼色朦胧的对视着儿子,「玉儿,今天已经够多了……要注意身体……今天就算了吧?」「娘,现在是今天三更,今天的才开始哟~ 」说着报以少年特有的调皮笑容。

  司马玉引导开了母亲的双腿,将那对湿润的花瓣暴露在视野里。

  虽然是三十三岁的少妇了,但月香自从与丈夫洞房花烛夜以来,并没有被如此摆弄过,不免害羞起来。

  「玉儿,别这样弄……别这样看着娘……」毕竟是年少好奇,司马玉知道平日里知道母亲此处乃是非一般销魂快乐之地,但是由于娘亲总是放不开只故,老是执拗地不让他直视,于是与母亲这几个月来从未见过母亲真正有魅惑力的花园。

  今日有机会,他便要一饱眼福了,只见他目光如狼,扫视着这上苍赋予异性的神奇之处,嘴里不由得感叹,“ 娘,你好美,你真的好美……」「玉儿,别……别再看了……」月香想收上双腿,却发现自己那一双玉腿已经被儿子架在了肩膀上,而双手则由于下肢被微微抬起,使不上力。

  此时,她感觉自己的姿势像只大闸蟹一般,平日里的她端庄贤惠,外人怎会想到这等上得客房下得厨房的贤母在卧房里会如此淫荡,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

  「玉儿,那里不要用嘴……唔……啊……不要咬……别。不要使坏……唔……啊……锕……」月香趴在床沿,脸颊范起或放浪或害羞似的红晕,自己的下阴第一被暴露得如此透彻,令她羞愧难当。

  而下面被儿子架起用嘴戏弄,更是让她羞愧难当的同时感到欲火焚烧,司马玉左手挑弄着月香的小肉豆,右手则托起娘亲的桃臀,正好从母亲双腿间直接腾出一个脑袋的空间让他伸入那虎脑。

  他好奇的视察着这边神秘之地,时不时还不忘用舌头品尝着娘亲的爱液,他拨开母亲粉嫩成熟的花瓣,时而轻轻的咬动,时而一顿胡吻乱舔,好似一个饥饿的大虫在胡吞着自己刚捕获的新猎物。

  「玉儿,恩……唔……啊……」年少儿子的大胆与直白让她感到新鲜与不适应,但是每次她到最后都能随着这情欲的本能跟上儿子的节奏,「啊!……」月香下身一阵痉挛,桃臀本能的向前一挺,双腿紧夹了下儿子的头,那剔透的阴水像喷泉般喷射出来。

  在这舌头之触的攻势下,她不由得丢盔卸甲,下身一泻,将爱水喷到了儿子脸上。司马玉看着这奇妙的景象,从脸上刮下一屡爱液,抹在嘴边品尝着,「所谓秀色可餐,原来就是指的娘亲这里!」司马玉突然记起昨天从先生那学到一句词「秀色可餐」。

  她放下母亲的下肢,将她翻过身来,「娘,你下面好美……像花一样美……」他确实找不到如何华丽的词藻来行容这销魂之地,可光这点漏骨的床话,足以让月香再次面红耳赤,她喘着粗气,视线朦胧,「玉儿……以后……不可以再这么戏弄娘亲……了……」「娘,玉儿听你的,玉儿以后都听你的……」说着早已安奈不住的司马玉掏出那早已挺立的白净玉棍,直抵母亲的花缝外。

  由于刚才的戏弄,母亲的花径犹如水帘洞般湿滑,无需再过多纠结了,他轻轻地没入龙头,再温柔的向前挺进臀肌。

  「啊……」那龙头刮过花壁,直达花心,顶着生命之门底端的那肉冠,弄的月香好不舒服。

  「玉……玉儿,给娘……都给娘……」月香的玉腿已经缠上了儿子的腰际,他头一次感觉母亲如此主动,索性的,他将母亲整个人从床沿抬起,双手抬起母亲的桃臀进行抽松。

  他觉得,母亲是世上最重要最伟大最漂亮的人,他要将他的全部给他,每一下,他都深深地送入母亲身体里的底端。

  「玉儿……唔……唔……娘……娘好快乐……好快乐……恩……啊……」司马玉的两颗好似闪烁着夜光的弹丸随着挺进拍在母亲的身上,发出肉欲的撞击声。

  「玉儿~ 用力……用力浇灌娘吧。~ 啊……啊……娘开花了……开花了…… 」月香完全沉迷其中了,她的全身跟着儿子的起伏而涨落着,好像已经忘记了与她交合的是她的儿子了,她的眼神已经飘向了夜空里的繁星,她已经坠入了夜色里,陷入了这感觉里,她觉得这真的好美,夜色好美,今晚,好美……是夜,司马宅里,两个黑影的轮廓在纸窗之后随着悦耳的娇踹呻吟声舞蹈着,摇曳着,月光回绕着,为这出舞蹈做着配乐,这舞蹈是这么疯狂这么激情,好像永远都不会停……纸窗外,一对野猫的亮眼忽闪而过……「娘,虽然不能取您为妻,但是天天能和你在一起,孩儿好高兴……」司马玉将月香搂着怀里,疯狂过后,两人都有点体力不支了,月香满身溢出了汗水,头发自然的散乱着。



  这几个月来,月香貌似又经历了一下新婚燕尔,有时候她甚至这感觉觉得比新婚燕尔更加舒心,更令她沉迷于满足。

  起初她由羞于行事,渐渐地变得半依半顺,到现在的稍有主动,有时候她眼神飘过儿子那青筋爆出的胯下玉杵,心里还升起一种莫名的伟岸之感,母亲对于儿子成长的欢喜与情人对情人间的满意之感交错在一起,让她感觉到乱伦的罪恶感之时心里却好生欢喜。

  但是母亲的身份只是在她高潮的那段时间散去,而潮落之时,她还是玉儿的母亲。

  而母亲,给儿子说的最多莫过于这样一句话,「娘总有一天会离开玉儿的,而玉儿以后也会找到喜欢的姑娘家的……」「娘,玉儿只要你一个……」司马玉紧搂着怀里的美人,生怕那一天她真的会离他而去,司马玉毕竟还是个孩子,在母亲面前还是会撒娇,会耍小性子。

  月香莞尔一笑,靠在儿子怀里,想着,若是三个月前她不去打开那张信封这些荒唐事会不会不发生呢?……伴随一阵阵男孩子特有的体味沁入她那高挺的鼻腔里,她缓缓的醉倒在儿子的臂弯里……三个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乱缘(三)

  回忆

  时光倒转到三个月前……

  北风卷地,白草折腰,中原地土一片纯白洁净,天空中的阳光伴随着一片片零星的雪花缓落下来,阳光好似被这纯白的雪花所浸染,变得如此寒冷,照得大地一片冷意。

  放眼望去,可见雪地里有一排排奇形怪状的脚印,却不见这些脚印的主人们。

  此时,一般的树木早已枯萎凋零,而在冬季的白色雪幕中却迸发出了一线春的萌意——只见一株孤傲的雪梅屹立在寒雪里。

  「唔……唔……」一阵急促的北风肆虐,刮得树木声声做响,枯枝败叶开始随风摇摆着,那枝条碰撞得噼啪作响,树干被风拔得摇摇欲坠,那些瘦小的树木宛若要翻转过半个圆了,但是却不见断掉。

  唯独傲立的雪梅,不与这寒风共舞,它优雅的站立着,任凭百树摇曳,唯我不动,凌烈的冷风停了,雪花散落到它肩头,给它轻轻包裹上了一层银白的嫁衣,突然,又一阵寒风轻轻卷过,带起了它树杈上一朵粉色的雪梅。

  晶莹的雪花伴舞着飘起的花瓣,盘旋在空中,它在高空中打了几个圈,依依不舍的缓落进了一所宅院,它顺着一个门梁滑下,闯进一所书房里,接着跌落在了一个红木书桌的龙纹镶边上。

  书桌的主人是一位白衣少年,他浓眉毛大眼,肤色白嫩,脸廓棱角分明,高挺的鼻梁如刀削般,若仔细观察,可以看到他那喉咙中间微微突起的小硬块,与下巴上一丁点短短的胡子苗头,那头顶上的发髻梳理的整整齐齐,看得出此少年乃是出自书香门第,且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

  他正在提着毛笔在宣纸上写字,笔尖的狼毫蘸墨均匀,提笔到收笔行云流水,这狼毫里含住的墨汁每一挥笔,用的恰到好处,而那宣纸上写出来的方正楷体,虽韵味稍显稚嫩,但是每一个字灵气十足,字架饱瘦得当,小小年纪,书法有如此造诣,光是用功还不够,必定是受了名家指点。

  正当他专注于行书之时,一点粉红进入了他的眼帘,他转移目光巡视,原来是朵粉色的梅花,他搁下毛笔,好奇的拿起这朵雪梅,转身说道「娘,你看,好漂亮的雪梅。」一个体态婀娜的蓝衣妇人走来,看似年过而立,却十分妖娆美丽,只见她梳着一个分髻的刘海,一杆银色发钗戴在发髻,而其他的头发盘在脑后,一张白里透红的瓜子脸,眼如桃瓣,眉如柳叶,朱丹唇左旁还有一颗美人痣。

  虽隔着蓝色衣衫,但仍可想象那衣衫后高挺的一双乳鸽,与那对光亮肥硕的桃臀,上下一观摩,这少妇在给人曲线玲珑感觉的同时,通身微显一种高贵的丰韵,正像某个诗人的调调:「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颈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娥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她伸出素手,接过粉色的雪梅,柳叶眉稍皱,缓缓说道:「玉儿,娘平时教你不可三心二意,你已练笔两个时辰了,本是好事,可这小花一如你便如此分心,以后怎可学好,你父亲从军杀敌,每日盼你考个功名,你却在这赏花开心,不思进取,「哎……」本身想让母亲赏赏小花开心一下,却迎来一阵罗嗦,让司马玉好是无奈,他悄悄地长叹一口气。

  但这一小小动作并没有逃过欧阳月香的眼睛,只见她稍停了一会,一手轻揪着儿子的左耳,又开始柔声道:「玉儿,你又叹什么气?娘说的你难道又当耳边之风?一刮而过?娘说的都是为你好,」欧阳玉对视着母亲的双眼,笑嘻嘻的一直点头,不管母亲说着什么,一直点头答应「嗯!嗯!玉儿听娘的……」他反复这个动作,感到昏昏欲睡,直到听见母亲这催眠旋律的尾音,「玉儿,你明白娘说的意思么?」司马玉顿时精神来了,坐直道「嗯!」欧阳月香又好气又好笑拉过儿子的虎脑,轻轻地用那纤细的手指一弹,「死玉儿,跟你那死相爹一摸一样!」「娘,好疼~ 肿了,要看大夫……」司马玉捂头装蒜。



  「赶紧练字,别打岔~ 」说着攥着那朵粉红,拿起了司马玉写过的一张宣纸,随意看了起来,看着儿子的书法进步飞快,脸上慢慢的挂上笑意。

  其实,像月香这么啰嗦唠叨,也不是一两天了,像写字时看了会儿梅花这点小事唠叨个没完的娘亲,确实是少见,但是司马玉总是毕恭毕敬,从不顶嘴,一来他觉得母亲的话总是为自己好,二来,他好像乐于接受母亲的磨磨唧唧,母亲若是对他不闻不问他反倒会感到失落,从小父亲没在身边的他,从呱呱坠地到此时,总是与母亲相处,多少有点恋母情结吧。

  「莫向霜晨怨未开,白头朝夕自相摧。斩新一朵含风露,恰似……」月香一字一句地读着儿子写的诗,读到一半停了下来,神色突然有些许伤感,她好像记得这首诗如此熟悉,确又想不起这个回忆存放在她脑海里的哪一个角落。

  「恰似西厢待月来……娘~ 我刚才没写完的……」司马玉一边写着字一边嘟哝着,他回头看看母亲,却见母亲的魅眼闪烁着亮晶晶的水珠,那水珠在眼眶里滚动,好像随时都会涌出来。

  「娘,玉儿错了,玉儿没听话……」司马玉一看娇美弱小的母亲涕零的样子不免心慌意乱。「玉儿,没事,娘只是眼里进雪花了。你赶紧把今天的字练完,娘出去有点事……」说着,放下宣纸,一边抹着脸颊一边向外走去,留下房间里纳闷不解的儿子。

  「莫向霜晨怨未开,白头朝夕自相摧。斩新一朵含风露,恰似西厢待月来……」她心里默念着,这正是司马豪与月香去年分别时,司马豪留与月香的那首诗,难怪月香触诗生情。

  一股相思撕裂着她的心扉,她站在宅院门口,左手扶着门梁,右手托起那朵雪梅,寒风刮过月香的手臂,卷起那梅花,将它再次背入空中飞翔,她带着泪眼站在门口,朦胧地凝视着白皑皑的一片中一点粉红被风越带越远,然后消失不见,仿佛那粉红里承载着她那份对丈夫的相思……忧伤的美人,飘零的花瓣,飞舞的雪花在这宅院里显得既伤感,又唯美。月香转过身来,发现一个模糊又熟悉的身影举着伞站在她身后,那身影高大结实,她轻轻地踱步过去,带着娇声颤抖着「豪哥!是你么?豪哥?」「娘,我知道你想爹爹了……」那身影走出雪影,漏出一张少年的脸庞。

  司马玉用伞举过月香的头领,月香沉默着,忽然,一步向前,抱着儿子的颈,娇软的倒在儿子怀里大哭起来,司马玉搂着母亲,生怕她着凉了,说道「娘,别怕,爹爹马上就要回了。」泪水从那柔美的眼眶里泉涌而出,看得司马玉好是心疼。「玉儿,你懂事了……」欧阳月香靠在儿子怀里,泪中带笑。

  安慰好母亲后,司马玉回到房里,回想起刚才搂住娘亲时的那种奇妙的感觉,当时他觉得脸颊通红,心如鹿撞,娘亲如此贤惠美丽,令他心里萌生一种怪怪的占有之欲,「难道是书上所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心里乱想着。

  「只是娘能算淑女么……」他暗暗一笑,心里莫名其妙的偷喜,毕竟是自己母亲吧,每到一个伦理的尺度他都会停止,然后他想着「以后找娘子便要找娘亲这样的。」于是他毛慥慥的把衣服鞋袜一脱,钻进被窝里,扯起枕头,闭起眼睛,准备进入甜美的梦乡……他的脑海里反复着搂着母亲的那个镜头,他靠着回忆,反复体验着那短短一下时间里母亲那双乳隔着衣物给他的触感,母亲发丝间散发出来的香味,还有母亲在他怀里那可爱娇人的模样。

  想着想着,他觉得浑身一边燥热,而燥热的根源,在他那根玉杵之中,他索性换了个睡姿,面对着天花板,继续回忆着那美妙的片刻,但是他觉得下体好像浸入了某片温软之地,另他好不舒服。

  他一边差异着,一边掀开被窝,却看见一个雪白妖娆的女子胴体跪在他胯间,那女子含住他的男根上下套弄,令他好不爽快。

  「姑娘……你是哪家女子,……唔……别这样好么……快松开。」那女子貌似听不见一般,疯狂的吸吮着,上下套弄着,她摇摆着那光亮肥大的臀部,双手伏在床面,好似一只摇着尾巴的发情母狗,本是什么事都未经历过的司马玉,哪里禁得起这等折腾。

  「姑娘,这等事若传出去……有损你清白……请姑娘停下来。……」四书五经教他不可滥行房事,但司马玉感觉一股兽欲冲上脑袋,让他浑身像触电一般舒坦,他思忖着这大好女子是谁,为何而来,一边本能的配合这淫荡的动作挺进下肢。



  「嗯……玉儿都听娘的……后天去开箱子……」便随着月香那缠绵的唠叨与美妙的胴体,司马玉进入了香香的梦境。

  第二个箱子,会是什么呢,为什么这阴箱里,竟是一付春药!......................

  【完】

????????字节:41991